2024年02月02日 星期五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1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元代画家张渥《雪夜访戴图》品赏

  ■浙江永嘉 胡胜盼

  “雪夜访戴”,是南朝文人刘义庆所撰笔记小说《世说新语》中所记载的一个至今仍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故事。上海博物馆馆藏元代张渥《雪夜访戴图》轴(见图),即是以此作为素材创作的一幅传世名画。此图描绘《世说新语》中王子猷雪天乘舟夜访戴逵,及门而不入,谓“乘兴而行,尽兴而归”的故事,反映出王子猷率真洒脱的名士风度。

  《世说新语·任诞》中载:“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王子猷,即王徽之,为“书圣”王羲之第五子。本篇以王子猷于雪夜中赏雪吟咏、驾舟访友、至门而返的故事,表现魏晋名士放达与自由的人生态度,突出晋人注重过程、忽略结果的潇洒人生境界。在王子猷这些名士看来,生活的意义不在于它的最终结果,而在于其过程本身。文中情景交融,诗情画意跃然纸上。故事中提及的戴逵(326—396),字安道,谯郡铚(今安徽亳州)人,也是东晋时期著名隐士,诗文、书画都有很高成就,又善于鼓琴,还是一位著名雕塑家。戴逵为人性情高洁,身在乱世但并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常以琴书自娱。他的行为非常合乎儒家的礼仪规范,所以既得到统治阶级首肯,也得到文人赞同。当时,武陵王司马晞听说戴逵是一位鼓琴能手,便派人去召唤他。戴逵当着使者的面将古琴投掷在地上,气愤地说:“戴安道不为王门伶人。”之后,他就搬到会稽剡县。虽然朝廷多次召他回朝做官,但都被他以父亲病重为由婉言推辞。

  张渥(?—约1356年),元代画家,字叔厚,号贞期生、江海客,祖籍淮南,后为杭州人。博学多艺,累考科举不中,遂致力于诗画。善画人物,学李公麟白描,也有人说他学南宋梁楷,笔法细劲,形象生动。《雪夜访戴图》,立轴,纵91.1、横39.3厘米,纸本设色。《雪夜访戴图》是一幅山水、人物相结合的佳构。作品对雪溪(剡溪)具体环境的描写着力较少,而侧重于写王徽之坐于船中的神情,表现隐逸之士的高洁品德与情怀。只见,画幅下端为山石河岸,岩石横列,坡岸有一棵树拔地而起,枝干粗壮,曲直向上,树上长满疤结,树叶已凋落,呈现出一派严冬气象。画幅近中间部位,画有扁舟,船舟上搭有宽敞船篷,孤舟一叶行进在溪流中。船窗内端坐一位高士:王徽之,双手拢袖,在船舱内读书,双目凝神,专心致志。船尾的船夫以袖裹篙正在使劲撑着船篙。该图人物造型准确,虽仅寥寥数笔,却将人物刻画得惟妙惟肖。在构图上作者采用近景构图,着重突出正行驶的舟楫,画面有意侧重写出主人翁双手拢袖,一株脱尽树叶的寒木,船夫畏寒瑟缩等,以衬托出雪夜寒意的情景。此图曾经清人潘延龄、宫子行、何瑗玉和乾隆内府以及近人庞元济收藏。图上有清高宗弘历题诗:“雪夜觉来乘兴行,剡溪沿溯一舟轻。传神恰是斯时好,较胜门前著语情。”图上署款“叔厚”,下钤“叔厚”白文方印、“游心艺圃”朱文方印。

  张渥是元代在继承和发展人物画传统方面作出突出贡献的画家。其人物描法继承李公麟白描画法的长处,在当时享有较高声誉。明清以来,其线描技法被奉为“人物十八描”之一“铁线描”的典范。《雪夜访戴图》也可看到作者运用以线描为基础的白描画法塑造形象的功力。此图风格是传统的白描画法,纯以线条来描绘物象形态。此技法优美而又有骨力,极富表现力,人物造型纯用细劲的“铁线描”,线条简练明快,面部须眉细致生动,目光炯炯有神。树石采用白描与水墨相结合画法,线条有长短、粗细、屈折、浓淡、疏密变化,有节奏感,使整个画面在雪后宁静的气氛中,显示大自然生命活力。人物衣带、船帏、树干、坡石略加淡墨渲染,加强不同物象质感、层次,收到状物传神的效果。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学术研究
   第03版:探索发现
   第04版:藏海观澜
   第05版:馆藏物语
   第06版:书画
   第07版:大众收藏
   第08版:特展
北京故宫博物院推出开年三大展
敬 启
元代画家张渥《雪夜访戴图》品赏
新石器时代磨光细泥灰陶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