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18日 星期五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浅绛彩瓷是“文人瓷”吗
敖少泉人物瓷板
程门山水瓷板
程门山水笔筒

  ■安徽合肥 李俨

  对艺术品的鉴赏与收藏在现代文化生活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每一个艺术爱好者几乎没有不喜欢收藏的。

  我对于书画本来就有特别的爱好。1995年,我开始对近代陶瓷文人画发生兴趣。记得我当初的启蒙读物,一是1994年出版的《黄山旅游文化大辞典》中记有“黟县瓷绘”,一是1979年安徽省博物馆编的《安徽画家汇编》中记有程门、汪友棠、何明谷的瓷绘。而后我才长期致力于近代陶瓷的搜集并增加了研究的趣味,到2021年才能最终完成中国第一部《近代陶艺家室名字号辞典》。这为我们了解和收藏近代瓷画家及其作品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而且,这部辞典不仅兼具实用性和学术性,还秉承了唐代史学家刘知几提出的“良史以实录直书为贵”的主张,避免了学术上空疏浮夸的弊病。

  迄今为止,人们对近代陶瓷的理解仍各有不同,在理论和实践上,既无统一的认识,说法上也各行其是。譬如藏家多称其为“文人瓷”,也有个别人说是“瓷器上的文人画”或“瓷器上的中国文人书画”。这些说法是否准确,值得深入探讨。我认为,“瓷器上的文人画”还是符合实际的。把近代的职业瓷画家评价为“文人”,把他们的作品评价为“文人瓷”“文人书画”,是不准确的。2012年我曾写《浅绛彩实名雅瓷——浅绛彩及其异名辩证》一文,指出除了“瓷器上的文人画”外,包括浅绛彩及其有关的各种名称都是错误的、名不副实的。在辩证“文人瓷”时说:“于浅绛彩而言,其艺术风格确是文人画,但对于其作者来说,却是官窑职业画家。况且,他们的浅绛彩属于商品性质,跟文人以此自娱的文人画完全不同。”

  所谓“官窑职业画家”,其实就是为官府劳动的工匠。

  李学勤、冯而康主编,曹焕旭所著的《中国古代工匠》(台湾商务印书馆发行)一书,由目录中的两个标题“官匠与民匠”和“为官府劳动的工匠”可为证。

  关于“文人”的界定即划分,我们再看看权威专家的见解。

  唐圭璋、钟振振在《唐宋词鉴赏辞典》(江苏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的《前言》一文中说:“本世纪初在甘肃敦煌莫高窟藏经室中发现的‘敦煌曲子词’,是‘中土千余年来未睹之秘籍’,是文学意义上词的‘椎轮大辂’(朱孝臧《云谣集杂曲子跋》)。”其后又说:“产生于民间、为人民所喜闻乐见的一种崭新的文学样式,总是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或迟或早总会引起文人雅士们的瞩目和效仿。词,也不例外。现存最早的文人词,当属盛唐大诗人李白的《忆秦娥》和《菩萨蛮》。宋黄升《唐宋诸贤绝妙词选》尊之为‘百代词曲之祖’。如果我们在‘词曲’之前加上‘文人’二字,这一评价还是符合实际的。”其后又说:“前此文人词在题材的广泛性上即便不能和敦煌民间词同日而语”等字眼。

  由此可见,权威专家把李白效仿敦煌民间的“敦煌曲子词”,即“现存最早的文人词,当属盛唐大诗人李白的《忆秦娥》和《菩萨蛮》”判别为“如果我们在‘词曲’之前加上‘文人’二字,这一评价还是符合实际的”,并由此划分为“文人词”和“民间词”。

  以上两本权威著作也可作为一些佐证。所以,事实充分说明浅绛彩瓷根本不是“文人瓷”而是“文人画”。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特别报道
   第03版:书画/探索
   第04版:人物春秋
   第05版:特展
   第06版:瓷画说史
   第07版:学术研究
   第08版:特展
藏书票,读书人的最爱
浅绛彩瓷是“文人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