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05日 星期五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卖货给行家熟客 给我上了两堂课

  ■上海 吴伟忠

  我从小喜爱收藏邮票和钱币,20世纪90年代初,因单位效益不好,我办了停薪留职手续,在离家不远的花鸟市场里租了一个摊位,专门收购和出售老邮票、古钱币、旧书刊及古玩杂件等。当年因自己藏识不精,有些误打误撞以超低价收进的钱币精品,竟又让一些懂行的熟客从自己身上“捡漏”挑走了。每每回想起来都十分扎心。以至于经历过两次卖货的教训之后,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除非自己有十足的把握,否则,哪怕对方价格出得再高,我收进的藏品也绝不卖给懂行的熟客,以免再受心伤。

  1993年春季,我在摊位上以100元的价格收进了一枚品相尚可的“宣统三年造壹元大清银币”,该银元当时的市场行情为120元左右一枚,同一市场里做钱币生意的小施看了这枚银元后问我怎样卖?我说这枚银元品相不错,卖你130元如何。小施也不还价,就把这枚银元买走了。后来我听说小施又将这枚银元以320元的价格卖给一位集币爱好者。我当时觉得很奇怪,这枚120元左右的银元何以能卖如此高价。经打听才知道“宣统三年造壹元大清银币”有“带点”和“不带点”两种类型,普通的“不带点”的市场价为120元左右一枚,而比较少见的“带点”的当时的市场价为300元左右一枚。而我收进的那枚“宣统三年造壹元大清银币”正巧是“带点”的,由于当年自己币识不精,误将少见品当普通品出让了。

  1994年夏季,我在摊位上以15元一张的价格收进10张连号码的第二版人民币“车工”图案贰圆券,该券当时的市场行情为20元一张,人称“铁公鸡”的熟客老韩获悉后来到我的摊位前,他拿过10张贰圆券仔细观察后,问我这些贰圆券怎样卖,我平时对过分精明的“铁公鸡”一直没什么好感,便抬高价格回答:“25元一张。”谁知老韩竟不还价,掏出250元钱交给我,便把这10张贰圆券买走了。我当时好生纳闷,这“铁公鸡”何以会如此反常。过了不久我才知道,第二版人民币贰圆券有普通的五星水印和罕见的古币水印两个品种,五星水印当时的市场价为20元一张,而古币水印当时的市场价竟高达80元一张。我收进的10张贰圆券正巧是古币水印的,由于当年自己币识不精,误打误撞收进的好东西,竟又让“铁公鸡”从自己身上“捡漏”挑走了。

  这两件事虽说已过去近三十年,但我至今记忆犹新。后来我一直遵循着“行家熟客买藏品,卖家一定要谨慎”这一原则,在以后二十多年的藏品买卖中再也没让行家熟客从自己身上捡过“漏”。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杂项
   第03版:画家/探索
   第04版:钱币
   第05版:大众收藏
   第06版:陶瓷
   第07版:书画
   第08版:特展
卖货给行家熟客 给我上了两堂课
大千火柴纯文字火花琐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