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31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1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清米汉雯《拳石擎秋图》

  ■安徽安庆 姚悦

  谈到“宋四家”米芾,学书者没有不知其响当当的书法大名的。大米那“风墙阵马,沉着痛快”的洒脱笔墨,足让后世为之顶礼膜拜。世传“米家山水”,为米芾父子所创,由于其风格独特,内涵意境深邃,笔墨皆以没骨为之,故其内涵空灵清润之境,让后世为之倾倒,深深影响了元明清数代大画家。至明代,米氏后裔米万钟,工诗能文善书画,尤精行草,艺术成就斐然。延之清代,米家后世子嗣薪火传灯,这其中,米汉雯书画能承祖笔墨,且于平淡中见真性。

  米汉雯(生卒年不详),字紫来,号秀喦(岩),宛平(今北京)人,明大家米万钟孙。顺治十八年(1661)进士,官编修,擢侍讲。山水丘壑云烟,气势夺人,笔墨苍浑古润,浩瀚之境咫尺千里。其书画秉承家法,虽有变幻,然未越雷池。笔墨遵循古法,静中藏趣。米汉雯精诗文,极重文化品位,认为一幅好的书画作品,必须要具备文化内涵,如果胸中少了丘壑,就难以达到满纸云烟。《桐阴论画》载:“米紫来汉雯,笔力矫健,丘壑磊落,有英姿卓荦之概。向见一中幅,气势灏瀚,笔意苍劲,得锥沙印泥之妙。所嫌用笔躁动,未能含蓄酝酿,故得北宋雄浑之神,无元人静逸之趣。”对其画,眉批有评:“此种画境,如能以静逸出之,便已登峰造极。”认为其画笔墨“虽具雄浑之神,然少静逸之趣”,“雄浑”是画家笔墨不拘大气,“静逸”乃凸显画家率真之性。如能两者互通,亦可笔墨登峰造极。此评之高,故列其画为“神品”。

  因世出名门,米汉雯秉性孤傲,交友有道的。其平素作书,皆以祖法笔墨为临摹主攻,由于得家传真谛,故清健圆润之笔,深得翰迹神韵。其画宗宋元,由于家中所藏宋元名品颇丰,先决条件优越,并可直接对名画真迹临摹。故而,深得古人笔墨画境真髓。为何《桐阴论画》将其画定为“神品”,此言决不虚也。其诗书画之余,尤工篆刻,闻其篆刻造诣精深,水准决不在诗书画之下。

  此米汉雯《拳石擎秋图》(见图),墨笔纸本,尺寸65×31厘米,上海朵云轩旧藏。构图看似简单,时则不然。内涵颇有嚼头。要知道,米汉雯出身官宦世家,加之祖上都是大书画家、大收藏家及大鉴赏家。虽经历频仍战乱,然家中长物还是有的。祖上对藏品的收藏标准,一要精、二要稀、三要承传有序。你看画中宝盆,乃典型的宋哥釉(宋五大名窑之一),珍罕名贵可见一斑。另就是花草中的奇石,一眼望去,就是大名品。如果家中过去无此宝物,何谈笔墨写之。上题一诗曰:“非曰慕春荣,自伤神色薄。淋淋新雨过,背倚秋千索。”诗是画家心中真意,也可能是一种精神上的追忆。祖上就有“米颠拜石”之传说。延之米万钟、米汉雯祖孙,也深受上祖痴迷奇石之影响。爱石痴迷之风,也决不逊于上祖之下。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特别报道
   第04版:国宝档案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
   第07版:陶瓷
   第08版:博物之窗
   第09版:聚焦春拍
   第10版:藏海观澜
   第11版:聚焦春拍
   第12版:艺术市场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常书鸿《画家家庭》幸福祥和
清米汉雯《拳石擎秋图》
吴伟业《五言律诗轴》平和静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