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03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纯朴自然栩栩如生的陕北汉画像石
图1 《吉祥(羊)图》
图2 《福禄(鹿)图》
图3 《骏马、执慧人图》

  ■江苏徐州 廖静好

  陕北汉画像石纯朴自然,简练朴素,栩栩如生,各具风采,不论是表现的题材,还是艺术风格,都很有特色,其丰富的内容、精美的雕刻,无论在历史研究还是在艺术领域,都是极其珍贵的艺术瑰宝。

  秦汉之际,为抵御匈奴内犯,朝廷派重兵屯戍北方,并移民实地。汉武帝时重用农学家赵过,推广代田法、牛耕和新式农具,上郡、西河都是朝廷重要战略经营地,自然要受一定影响,卫青、霍去病等率军三次重创匈奴,边境相对安定,为北方人民赢得了休养生息的机会。出土的“耕稼图”“牛耕图”“拾粪图”“群羊图”“牧牛图”“饲马图”图像表明,当时的陕北的畜牧业十分兴旺。衣缕罗、食甘肥、车水马龙、门前侍卫肃立、内室婢女成群、主奴等级尊严尊卑贵贱有别。豪门富族崇信神仙,陕北汉画像石有许多神话传说图像;红日金鸟、玉兔捣药,对应成趣,神龙、翼虎、灵龟、女娲图、独角异兽比比皆是。

  《吉祥(羊)图》(图1)汉画像石中的仙羊姿态优美,周围环绕着飞快流动的蔓草卷云祥瑞纹饰和点缀其间夸张变形的龙虎画像,相互间交汇出一幅洋溢着诗情画意的富有韵律的神秘空间,雕刻非常细致,充分表达了生活情趣,承载了古人的一种美好想象和向往。吉祥的羊,是具有深刻意味的动物形象,反映了汉代羊已成为人们信仰中的吉祥物,吉祥多作“吉羊”。汉代人还相信羊能体现人伦之美,把羊作为知己知孝的象征。用羊图像谐音吉祥的“祥”字,以谐音寓意吉祥。羊本是普通的动物,但在古人的观念中,羊几乎成了善良、美好与吉祥的象征。

  《福禄(鹿)图》(图2)画像石中,鹿的外形比较奇特,四肢细长,鹿头上生有犄角,其外形美丽、性格温顺。这种题材新颖、独特,艺术形式上均衡严整的构图和完美的造型,追求理想的美,地域性很强,是汉人比较尊崇的一种表现题材,表达了人们对羽化升仙、长寿的美好愿望。鹿在汉代被当成是仙兽,用鹿图像谐音福禄的“禄”字,象征长寿和福禄。鹿在民间有祈福、祝寿寓意。鹿在两汉特别是在东汉时期,备受尊崇,认为它是一种神兽,具有辟邪、驱鬼之性能。

  《骏马、执慧人图》画像石(图3)中,下部刻一骏马,健壮的骏马拴着,使马得到很好的休息,表明饲养马已经是与汉代边郡农牧区人生活密不可分的生产活动,说明汉代人对马的依赖性和对马的爱护。在这幅画像石中,骏马为写实一类型,只是在写实的基础上作了一些装饰和美化。如马头,在比例上画的略小一些,从人的视觉上产生一种精细的感觉。马颈部作了美化处理,显得更加精壮有力度,透出一种颈秀之美。马的身体被略拉长,显得更加舒展,同时在马纹内线上装饰纹样加以修饰,结构的装饰美化处理,使骏马的形象显得更加典型,比仅仅写实显得更有意味。

  在这幅画像石中,还刻有一头戴冠帽、身穿长袍、手执长柄慧、恭立着的侍者。执慧就是手拿扫帚,表示我已将屋打扫干净了,请进吧,而不是要将人扫地出门的意思。汉代礼节,客人来,主人拥慧立门而迎,以表示把地打扫得干干净净,恭候宾客光临。

  此外,该画像石上还刻有装饰性的连方花纹。该石以阴线纹刻,雕刻手法朴素、简练,是一件优美的艺术作品。雕刻手法粗犷朴实、生动简明,这种构图内容在陕北东汉画像石中是较为罕见的。

  纵观陕北各地发现的汉画像石,其内容都较为一致,都是当时社会生活和思想意识的真实写照。最常见的内容有生产活动和生活图像,忙碌的农耕牧养,惊险的骑马射猎,扣人心弦的乐舞百戏;表示主人的仕宦经历和等级的图像。内容也不少,如前呼后拥的车马出行等,都雕刻得妙不可言,而恪尽职守的属吏显得持重肃穆,威风八面的护卫武士似有飞动之神,主人相拜多是丰采翩然躬身虔诚,画像石中更具奇迷色彩的还有神话故事和象征吉祥兆瑞的画面。红日金鸟,玉兔捣药,神龙、玉凤翔云驭车,驰骋万里;飞天羽神乘风凌空,画面构图巧妙、形象生动,展现了一个令人遐思联翩的神仙境界。

  陕北汉画像石石面打磨平整光滑,细部线条刻画细腻流畅,为了使画像更具感染力,作者对于物象的细部多采用线条技法,以石代纸,以刀代笔,雕刻技法多种多样,常见的是阳刻减地、阳刻加阴线、阴刻、阳刻加墨线。有些画像石剔地很深,轮廓圆滑,使画像的各部分呈弧面浅浮雕技法已发展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在坚硬的石块上创造出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画像石的主要“意趣”还是绘画。艺术匠师以古代神话为依据,通过丰富的想象,运用浪漫主义手法,将人们想象中的非现实的事物刻画出来。使天上的仙人,地上的瑞兽等人们想象中的形象在画像石中都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

  汉代的陕北,生产力较为发达,思想文化活跃,孕育出大批技艺超群的艺术匠师。他们运用形式多样的艺术表现手法,创作出丰富多彩的画像石艺术。直到今天,面对这一块块石头,我们仍能感受到充满生气的汉代艺术。以画像石作窗口,我们可以领略到汉代艺术大气雄浑、粗犷拙重的神韵。因此,作为研究汉代艺术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陕北汉画像石在中国美术史确实是值得华章大书的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特别报道
   第04版:艺术鉴赏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
   第07版:陶瓷
   第08版:书画
   第09版:书画
   第10版:探索发现
   第11版:市场观察
   第12版:藏海观澜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西周兽耳三角夔纹铜罍
纯朴自然栩栩如生的陕北汉画像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