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03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郑板桥尊天地自然为师成佳话
图1 郑燮《墨竹图》轴,扬州博物馆藏
图2 郑燮《兰竹石图》轴,扬州博物馆藏
图3 郑燮《芝兰并寿图》

  ■安徽安庆 姚悦

  “扬州八怪”中,位“七品官耳”的郑燮郑板桥,平素最喜种植最寻常的青竹野兰,日日精心打理,又善于观察其生长期之变化。故而,兰竹笔墨入其画中,更具鲜活灵动。曾谓:余种兰数十盆,三春告暮,皆有憔悴思归之色。因移植于太湖石,黄石之间,山之阴,石之缝,既已避日,又就燥,对吾堂亦不恶也。来年忽发箭数十,挺而直上,香味坚厚而远。又一年更茂,乃知物亦各有本性。

  画家善于细致观察生活,从自家庭院种植的数十盆兰草,与山中兰草生长对比,得出的结论是:“兰本为草,然品性香溢高洁,亦乃文人所好之物。虽置山野荒坳之中,当为君子所珍爱。 而山中之兰,非盆中之兰也。”因而,郑板桥写出的兰草,极具生活的完美性和艺术性。

  对于画兰之道,画家颇有自己的心得。乃曰:“画兰之法,三枝五叶;画石之法,丛三聚五。皆起手法, 非为兰竹一道仅仅如此,遂了其生平学问也。古之善画者,大都以造物为师。天之所生,即吾之所画,总需一块元气团结而成。此幅虽属小景,要是山脚下洞穴旁之兰,不是盆中磊石凑栽之兰,谓其气整故尔。”

  板桥先生,对于天然造物,自然大美为师。故有“天之所生,即吾之所画也”。认为盆中磊石之景,乃人工所为,不如山坳野兰大美自然。先生画到兴处,乃乎:敢云我画竟无师!这并非先生狂傲,乃“怪”中真性之独然也!实则先生画兰本出有法,一尊天地自然为师,二承古人前贤之法,意郑所南及陈古白笔墨。

  板桥对于绘画,立点高迈,从不人云亦云,且师法有道。大涤子石涛的画笔,在当时扬州画坛,“横绝一时”,虽学者如云,然板桥则不以为然,认为再好,但笔墨过纵,与之自不同路。倒是颜、陈笔墨,对自己胃口,能开另种气象。

  郑燮这幅《墨竹图》轴(图1) ,纸本水墨,扬州博物馆藏,构图疏密大气,笔致浓淡生动。亦见“疏可跑马,密不容针”之境。先生写竹,皆以水墨为之,凸显自然真气。先生胸积丘壑,兴题长跋曰:“画大幅竹,人以为难,吾以为易。每日只画一竿,至完至足,须五七日。画五七竿,皆离立完好。然后以淡竹、小竹、碎竹经纬其间。或疏、或密、或浓、或淡、或长、或短、或肥、或瘦,随意缓急,便构成大局矣。昔萧相国何造未央宫,先立东阙、北阙、前殿、武库、太仓;然后以别殿、内殿、寝殿宫室左右;廊庑东西永巷经纬之便尔。千门万户,总是先立其大,则其小者易易耳。一邱一壑之经营,小草小花之渲染,亦有难处;大起造大挥,写亦有易处。要在人之意境何如耳。”板桥先生学识博厚,在一生绘画中,并无自己的专门画论行世。实际上,他的绘画艺术思想,早已流露在他自己的画作笔墨中了。

  我们不仅品其画,更从其所题精辟的话语中,得到一种更完美的精神享受。而读其画中题跋,不论文句长短,都十分精辟到位。可以肯定地说,先生每题一跋,都是篇耐人寻味的上好传世妙论。先生以画竹构图之轻重虚实,乃喻营造未央宫之千门万户。倘若画图不闇经营之道,则凌乱无序,无见之大小主次之分,此亦当无显画境之内含矣。先生在画竹中,亦有独见曰:“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胸无成竹。浓淡疏密,短长肥瘦,随手写去,自尔成局,其神理具足也!藐兹后学,何敢妄拟前贤。然有成竹无成竹,其实只是一个道理。”文同是宋代画竹大家,后世画竹者多从之。而板桥先生也十分敬重前贤,并没有妄拟前贤的意思。只不过认为有的人过于教条,在文字上搞得故弄玄虚。先生最后一句讲得一针见血,“有成竹或无成竹,其实都是一个道理。”而在品赏板桥先生竹图时,认为其是“无成竹中有成竹,无一笔凌乱无序。”板桥又说:“与可画竹,鲁直不画竹,然观其书法,罔非竹也。瘦而腴,秀而拔;欹侧而有准绳,折转而多断续。吾师乎!吾师乎!其吾竹之清癯雅脱乎!书法有行款,竹更要行款;书法有浓淡,竹更要浓淡;书法有疏密,竹更要疏密。此幅奉赠常君酉北,酉北善画不画,而以画之关纽,透入于书。燮又以书之关纽,透入于画。吾两人当相视而笑也。与可、山谷亦当首肯!”这就是我们所讲的书画中,必须要有章法、疏密、浓淡、肥瘦、开合之分,以书入画,以画入书,此当为笔墨间的遥相呼应。

  郑燮此幅《兰竹石图》轴(图2),纸本水墨,尺寸178×102厘米,扬州博物馆藏。这幅兰竹石图是板桥先生游山写生时所作。画风神韵有致,兰竹浓重之笔,深置淡墨渲染的石缝中,尽显灵动有生气。笔墨虚实浓淡的互用,看得出画家高深独具的审美思想。山石高低层层叠序,笔致皴擦自然,空谷间,赋予兰竹强大的生命力!画家在书画行款间,尽兴写道:“平生爱所南先生及陈古白画兰竹,既又见大涤子画石。或依法皴、或不依法皴,或整、或碎、或完、或不完,遂取其意,构成石势。然后以兰竹弥缝其间,虽学出两家,而笔墨则一气也!”对于画兰,板桥言“吾家所南(宋代画兰名家郑思肖)先生,自述画兰竹之妙,始于所南翁)。看得出,板桥学兰竹一师法郑思肖,二学陈古白(明代画兰名家)。虽与大涤子画风不同流,然必要的取舍还是要学习的,这就是板桥先生的高明处。

  郑燮横幅《芝兰并寿图》(图3),纸本水墨,尺寸121.5×244.5厘米,清乾隆乙酉(1765年)作,中国嘉德2004秋拍会拍品。钤印:爽鸠氏之官、燮何咎之有焉、橄榄轩、兰竹石癖。题识:灵芝如蕨复如拳,映竹遮兰五色鲜。千古吉祥归有德,为君移置画堂前。乾隆乙酉,板桥郑燮漫写并题。郑板桥一生画竹无数,大多为盛名及生计所累,草率简略者多,最后成了一种习气。此图却没有这种缺憾,不论从章法还是从笔墨论,都十分经意严整,故这件作品幅式巨大而无松散失势之弊。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特别报道
   第04版:艺术鉴赏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
   第07版:陶瓷
   第08版:书画
   第09版:书画
   第10版:探索发现
   第11版:市场观察
   第12版:藏海观澜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郑板桥尊天地自然为师成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