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13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1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清初“金陵八家”樊圻吴宏合作《寇湄像》

  ■江苏南京 周安庆

  以年轻女性为题材的传统仕女画,乃中国人物画的重要分支之一。它至少出现于东晋时期,隋唐开始盛行,明季以后有了较大发展,技法表现更为丰富多彩。史上一些名媛歌姬,因此纷纷入画。笔者曾经欣赏到一幅《寇湄像》画轴(纸本水墨,纵79.3、横60.7厘米,现藏于南京博物院)(见图),就是由同为明末清初画坛“金陵八家”之一的樊圻和吴宏等人,合作完成的仕女画佳作。

  华夏“四大古都”之一的南京,乃六朝京师和南唐旧都,明太祖朱元璋奠都于此后,城市建设有了较大发展。闻名遐迩的“十里秦淮”河畔随即进入了鼎盛发展期,这一带酒肆商铺林立,茶寮青楼栉比,三教九流各色人等趋之若鹜,因此成为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欢场“销金窟”。

  明末清初金陵名伎寇湄(1624—?),字白门,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她少入秦淮青楼为伎,怀才抱艺,能歌善舞,后来为明代保国公朱国弼赎身所娶,不久便遭其“骗婚”冷落。明朝覆灭后,朱国弼投降满清却被禁于北京,欲将寇湄等身边的年轻女人卖掉自赎。侠肝义胆的寇白门毅然不计前嫌,劝阻得允后想方设法酬金千两,最终将朱国弼赎出,随后才拒绝再返回其身边。此举甚为世人所称道。这在享誉文坛的风流才子余怀《板桥杂记》等典籍中,皆有类似的文字记述。清初文坛“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钱牧斋,缅怀之余深情诗叹:“寇家姊妹总芳菲,十八年来花事迷。今日秦淮恐相值,防他红泪一沾衣”“丛残红粉念君恩,女侠谁知寇白门?黄土盖棺心未死,香丸一缕是芳魂”……

  秦淮幽水千年不息,岂知流淌多少梦想;白门旧影一朝定格,史载演绎冷暖世情。人们徐徐展开该画轴细细品味:但见清秀靓丽的寇湄,穿着素洁的圆领秀袍,安坐在河边的一块石头上。她的面庞微仰,双眸炯炯前瞻,右手托腮,左手放于膝上,双腿略拢,此刻正陷入沉思,娴静端庄的神情中恍惚隐现出一丝淡淡的忧郁。身旁老树参天挺拔,枝干繁密,苍丫新绿。身前不远处及右后方,笼罩六朝烟水气的秦淮河静静流淌,风止而树静,波澜不惊。岸坡竹篁芳草,参差丛生,寓示着一派恬幽淡雅的盎然生机,默默地传递出春天的大自然气息。

  该画轴左上侧署款:“校书(注:系旧时对伎人的雅称)寇白门湄小影,钟山(樊)圻、金豀(吴)宏作。时辛卯(注:即清初顺治八年,1651)秋杪,寓石城龙潭(注:即南京乌龙潭)朱园碧天无际之堂。”款识之中钤有一枚阴文“湄”方印,款后又分别钤有阴文“樊圻之印”、阳文“会公”方印各一枚,以及阳文“吴宏”、阴文“远度”方印各一枚。画面上侧另有当时文人余怀的行笔题记:“寇湄字白门,娟娟静美,跌宕风流,能度曲、善画兰,粗知拈韵,能吟诗,然滑易不能竟学。十八九时,为保国公购之,贮以金屋,若李掌武之谢秋娘也。甲申(注:即明末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京师陷,保国公生降,家口没入官。白门以千金予保国赎身,匹马短衣,从一婢南归。归而为女侠,筑园亭、结宾客,日与文人骚客相往还,酒酣而熟,或歌或哭,自叹美人之暮,嗟红豆之飘零也……则寇家多佳丽,白门其一也。三山余澹心书于秦淮水阁。”

  寇湄的窈窕形象塑造由樊圻执笔描绘,其他部分则由吴宏挥毫补景完成。这两位名家均被誉为清初画坛“金陵八家”之一,当时亦正值中年,画艺趋臻成熟。其中樊圻(1616—1711年后,字会公,南京人)攻研山水画,但亦善绘人物,笔墨娴熟老到,人称“妙绝一世”。他将年轻女性的绰约风姿描写得精心细致、雍容大方,十分妩媚传神,使得此刻寇湄的意象心境呈现于观者面前,颇有李公麟、戴进、吴伟等前贤之绘画遗风;而祖籍金溪(今属江西)的吴宏(一说约1610—约1690,字远度),平素心志高节,性情豪放且富有侠骨,文人画逸气十分浓郁。所绘树丛用笔雄健恣肆,章法纵横有度,勾勒点染不拘一格。坡石浓淡相兼,湿中带枯。远近水波细纹则以横笔线条草草逸笔,并与樊圻的淡墨细写形成了一定的笔墨对比呼应,围绕主题营造出一派文静秀逸的诱人情境;余怀(1617—1696,字澹心,莆田人)的行体书法笔力遒劲,潇洒有致,同样自具风貌。整幅画轴苍郁秀润,形神兼备,唯美高洁,生动细腻地再现寇湄这位秦淮名伎的风雅气质和动人魅力,富有鲜明的艺术个性和审美意趣,因此也留给后人诸多的文思遐想。

  《寇湄像》在后世的流传过程中,曾为不少文人雅士欣赏品览。该画面的左、右下侧还分别钤有历代鉴藏印五枚,此外装裱轴面上现存有14位清代中叶以来子士骚客的亲笔题跋。其中上方诗堂依次为吴锡麟、江立、费融、闵华、吴均、朱方蔼、吴士歧等7人,分别对名伎寇湄风流韵事的感佩吟咏;画芯下方乃廷庆、张鉴、阮亨、徐鸣珂、戴光曾、郭麐等6人,各自对昔日秦淮风月的慨叹追怀;画芯之外左侧,则有清末民初学人胡璧城题写的边跋。

  另外从《板桥杂记》中可知,作者余怀侨居金陵时曾见过寇湄,笔者推测分析这两位画家在世时可能也见过寇湄。故与后人根据臆想创作人物画有所不同的是,《寇湄像》在很大程度应为画家对寇湄仪容风度的真实写照,并且摆脱了前人仕女画中一味的纤细柔弱之态,实属比较难得。图中的寇湄勒子遮额,发髻后挽,淡妆修饰,同样也客观地反映了时人流行的仪妆打扮。这幅由明末清初三位画(文)坛名家合璧完成的人物造像图志,在传世的仕女画作中并不多见,具有复原历史人物形象的参考意义,因此也成了目前南京博物院典藏中的绘画佳品之一。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红色印记
   第04版:艺术鉴赏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
   第07版:陶瓷
   第08版:徽章文化
   第09版:探索发现
   第10版:藏海观澜
   第11版:学术探讨
   第12版:市场观察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清初“金陵八家”樊圻吴宏合作《寇湄像》
宋代道教大师白玉蟾《四言诗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