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29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1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柯罗笔下的女人和风景
《蒙特枫丹的回忆》(代表作)
《芒特的嫩叶》
《蓝衣夫人》
  ■安徽池州 包光潜

  在我的眼里,柯罗是一个以画画为使命的画家,他用自然的色彩留住了生命的年轮。在《芒特的嫩叶》上,我看到了盎然的春天的美丽。即便春天即将离去,万物仍然在阳光和雨露中蓬勃生长。没有忧伤,没有彷徨。那些弯曲的树枝多么富有美的质感。这些在柯罗风景画里随处可见的“弯曲”,既是生命的一种表象,更是生命的一种追求。灰暗的色调布满整个视野,只有明丽的新枝与嫩芽,在灰暗的背景里熠熠闪耀,向我们展示了未来的希望。这也许是我读画时的一种感想,而画家却是在真实地展示春天的美好。

  在《蒙特枫丹的回忆》里,我读懂了画家内心的忧伤和淡淡的哀愁。两棵树,只有两棵。一棵巨大,几乎占据了整个画面,在它浓郁而蓬勃的绿影里,我看到了深邃的意境。另一棵则与之遥相呼应,形成相反的对比——在大树面前,它是那么渺小而无助,树枝已然枯萎,只留下孱弱的枝条,而旁边已经生出许多蘑菇。农妇和她的孩子们,没有意识到枯树的悲剧,却闻到了蘑菇的香气。这就是生活,虽然贫苦,却执著地挚爱。最令人感动的是那波光云影尽收其中的湖面,它静静地接纳自然界中的一切,自己也成为自然的组成部分。这幅情景交融的画作,其实是画家内心世界的一次无比震撼的抒情。它之所以成为柯罗的代表作,是因为它几乎襄括了画家所有风景画的艺术追求。

  柯罗对自然的感受力,似乎远远地超出一般人的想象。他热爱自然,在自然中打滚,洞察细微;他热衷旅游,足迹遍及整个法国,还有荷兰、英国、瑞士、意大利。对于自然,他可谓见识丰富,理解透彻。甚至可以说,柯罗一生很少临摹名家名作,在他的心目中,美丽的自然才是他最好的老师。没有自然,就没有绘画。画中的光色,来自自然;画中的形体,来自自然;画中的意义,来自自然。为了自然,他可以终身不娶——“我一生钟爱大自然永不变心”,他说。

  柯罗终身未娶,并不表明他不热爱女人。女人和大自然都是他的至爱。在女人的身上,他看到了美的本质,没有造作,只有简洁无繁的生活姿态和美丽属性。60岁之后,柯罗的画中更多地出现了女人。她们端庄无邪、朴素无华,内心深处却无比高贵。我们看到了误将影子当作珍珠的《戴珍珠头饰的女郎》,她既光彩照人,又不乏古典的美丽;我们看到了寄托着画家晚年心灵追求的《蓝衣夫人》,优美的蓝色调,映衬了夫人高贵的气质和婀娜的姿态,整个画面洋溢着人性美的光芒;我们看到了《躺在乡间的仙女》,她与美丽的乡间风景融为一体,仙女优美的体态,呈现的曲线的变化,与乡间的自然风景,如丘陵中的丛林、丛林中盛开的花朵等,相映成趣,浑然天成。

  除了女人的肖像外,还有众多的风景画中的女人。有独倚树干的遐思者,有牵着幼女在河畔徜徉者,有与同伴坐在池塘旁喁喁私语者,有簇拥在树垛上抢读情书者;有独自行走在幽静中的背影,有戴着墨镜手执鞭子的牧羊女……

  面对柯罗唯美的风景画和优美的女人,我想说,大自然恩赐了我们所需的物质,而女人却给了我们思想与想象。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人物春秋
   第04版:辨伪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
   第07版:陶瓷
   第08版:红色印记
   第09版:藏海观澜
   第10版:古墓遗珍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探索发现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摩崖石刻佳构“东汉三颂”
柯罗笔下的女人和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