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29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扬州画派”蔡嘉鬻画历坎坷
  ■安徽 姚成

  广陵在明清两代,一直是文人画家云集交流的物华宝地。以“扬州八怪”为首的八位画家,个个笔墨精深,才识广博,艺术造诣名震画坛!由于他们在画界广深的影响力,让不少外地画家纷纷聚集扬州鬻画交流。继“八怪”后,在扬州鬻画较著名的还有画家华喦、边寿民、蔡嘉、闵贞、陈撰、李葂、扬法等。他们的画名影响力虽略逊于“八怪”,但绘画笔墨造诣几乎可与“八怪”相伯仲。他们各自卖画的情况虽不尽相同,但好歹他们也是一群以售画为生的优秀艺术家,后人尊称他们为“扬州画派”,的确真实不虚。其中蔡嘉也是鼎鼎有名“扬州画派”中的一员, 画名虽不及华新罗、边颐公那么如雷贯耳,但绘画造诣还是相当不错的。其画作在日本及国内各大博物馆均有收藏。

  蔡嘉(1686—1779),字松原,一字岑州,号雪堂,一号旅亭,又号朱方老民、云山过客、菜畦老圃,江苏丹阳人。幼年聪慧好学,打小就痴迷画画。由于家境贫瘠,无力资助求学;故年少时的蔡嘉,只好辍学当了名银匠工。生活的艰辛,路途的坎坷,此并未挫其渴望求知学画的信心。后弃工至扬州寻师访友,刻苦学习诗文书画,在三十而立时,便凸显画名。扬州鬻画者,亦有“入流”和“不入流”之分。“入流”者,首要具备自身的文化艺术修养,加之精深的思想理念、笔墨精良的完美功力、多识广见世态洞察力。画必“汲取精华,去其糟粕”,善交良师益友,此方为绘画“入流”之正道。反之,“不入流”者,亦无笔无境,胸无点墨,遇人故弄玄虚,江湖之笔,多乃“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皆臆造障目蒙眼,笔墨庸俗不堪,流行坊间,欺世盗名,此为“不入流”之弊端也。

  蔡嘉交友有道,时多与高翔、高凤翰、汪士慎、朱冕等诸贤过往雅集,常聚一起诗酒唱和,切磋书画。其工诗,擅书,能写花卉、翎毛、山石、虫鱼,亦精工青绿山水,敷色清丽毓秀,勾染灵润有致。又善画鱼,因蔡嘉是以卖画为生的画家,若购画人点题或有所请求,只要画家会画,就一定会尽量满足对方的需求。故而,对于一个鬻画者来说,最好画风能全面些,不仅要具备全面笔墨画功,还一定要画好。否则画卖不掉,还会影响家庭生活。一些虽是同时期的画家,但你决不能和他相比。比如郑板桥,板桥的名头大,一片两瓣竹叶,就足以换银子置酒。加之他还是“七品官耳”的古代国家“公务员”,有薪俸有经济来源,所以不愁生活。也不能说画家要钱就俗,这个观点我不同意。古代画家,若无仕途功名,就等于失业,毕竟要养家糊口,画家订个售画润格,不为过。在过去常听老人言:“荒年饿不死手艺人”。而如蔡嘉这批画坛名手,应该就属古代的职业画家。蔡嘉在当时职业画家中,算是出了名的。他也不需在外摆摊设点,只要购画人上门下单就可以了。这样画家在卖画之余,可以腾出大量的宝贵时间,来研究诗文绘画。

  这幅蔡嘉《鱼乐图》(见图),墨笔绢本,尺寸29×30厘米,今藏于上海朵云轩。

  画面上三条游鱼画得动感十足,笔墨聚散虚实有度。画中写意鱼型之夸张,内含笔致之抽象,让人深感此鱼奇趣生猛。鱼鳞交叉线细劲有力,增加了点线面的有机融合。从画鉴析,画家生活的阅历非常丰富, 思想内涵见识独到。鱼是大年不可缺少的餐桌美味,象征了一家人团团圆圆、年年有余的喜庆场面。那么,很多画家大年画鱼,也深受民间百姓的欢迎。

  蔡嘉此《鱼乐图》,画得人鱼共乐、喜庆吉祥。上有一跋,颇具思想,乃曰:“我知鱼乐,鱼知我乐;悠然而来,相遭于泊。我不知鱼,鱼不知我;惠子解人,不辨亦可。我不知我,鱼不知鱼;片片秋水,问之太虚。”四言句题得既具哲理,又富禅意,亦与画面相映衬。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人物春秋
   第04版:辨伪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
   第07版:陶瓷
   第08版:红色印记
   第09版:藏海观澜
   第10版:古墓遗珍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探索发现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藏书家陈准校刻丛书的文献价值
“扬州画派”蔡嘉鬻画历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