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29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由双鸾衔绶镜窥唐镜风骨一斑
  ■安徽安庆 吴曦翔

  1992年2月,安庆市博物馆征集一方唐代双鸾衔绶铜镜(原镜面破碎成5块,后经修复),直径33.5、镜缘0.8厘米(见图)。镜体外观厚实,表面呈黑褐色(俗称黑漆古),八瓣花钮座,分区与传统铜镜不同,内区外区无明显划分痕迹,素缘。双鸾(实为凤)左右相对衔枝,对称布局,同向飞翔,羽翼丰满,舒展飘忽,衔缠枝,勾连蟠绕,叶瓣、卷草、菱花、葡萄状蔓枝,双鸾展翅,比翼高飞,清新隽雅,活脱灵秀。鸾翅的羽毛细腻,浮雕线条流畅,翅下佩流苏状绳结玉珠吊坠清晰可辨。图案以钮座为中心,主题纹饰隆起突出,高低起伏,栩栩如生,双鸾活泼自然。采用高浮雕式技法,使纹饰的视觉效果,由线条平面式变化为半立体状。层次清晰,排列有序,构图稳重,形象俊美,婀娜多姿。

  此镜布局完美,构图完整而细腻,高浮雕工艺等,为典型唐镜风格特征,较突出的是图案精美、双鸾布局构图较大,实属罕见,令人惊叹。

  从双鸾图案辨析,此镜又称为对鸟镜,《博古图录》称为莲凤鉴,《西清古鉴》称为双鸾鉴。构图与主题纹饰精巧,两禽鸟左右相对,随钮座而分,均匀对称,上下随主图配各种辅助纹饰,图案组织变化丰富。禽鸟形态为鸾鸟展翅翘尾状,口衔长绶,也有其他铜镜为共衔绶带或花枝瑞草图案,踏花枝或祥云,花卉争妍斗艳,妩媚自然,为唐镜中最为绚丽多彩的镜型之一。

  隋唐时期,是铜镜发展的鼎盛时期。镜类众多,纹饰繁杂,形制多样,体现出隋唐盛世特征,归纳主要流行的镜类有:(1)四神十二生肖镜类:四神镜、十二生肖镜、四神十二生肖镜。(2)瑞兽镜类:瑞兽铭带镜、瑞兽花草纹镜。(3)瑞兽葡萄镜类:葡萄蔓枝镜、瑞兽葡萄镜、瑞兽鸾凤葡萄镜。(4)瑞兽鸾鸟镜。(5)花鸟镜类:雀绕花枝镜、对鸟镜。(6)瑞花镜类:宝相花镜、花枝镜、亚字形花叶纹镜。(7)神仙人物故事镜类:飞仙镜、月宫镜、真子飞霜镜、三乐镜、打马毬镜、狩猎镜等。(8)传统纹饰与宗教题材镜类:盘龙镜、八卦镜、万字镜等。(9)特种工艺镜:金银平脱镜、螺钿镜、贴金贴银镜。

  隋唐各类流行镜的大致情况:四神十二生肖镜、瑞花镜类的团花镜、瑞兽镜类在隋至唐初流行;瑞兽葡萄镜、瑞兽鸾鸟镜、雀绕花枝镜在唐高宗、武则天及唐玄宗开元时期流行;对鸟镜类、瑞花镜类、人物镜类、特种工艺镜类流行于唐玄宗开元天宝至唐德宗时期,其中以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流行的镜类品种最丰富;八卦镜、万字镜以及瑞花镜类亚字形花叶纹镜等,流行于唐德宗至晚唐时期,往下再延伸至五代。

  瑞兽镜是隋唐时期的重要镜类,在隋代和初唐年间盛行,器型延伸下发展出来瑞兽葡萄镜和瑞兽鸾鸟镜。唐高宗至唐德宗时期,是唐代铜镜发展新形制、新题材、新风格由确定走向成熟时期,形成富丽绚烂的时代,这一阶段分两个时期:

  一、唐高宗、武则天时期。流行以瑞兽为主的瑞兽葡萄镜、瑞兽鸾鸟镜,飞禽花枝为主的雀绕花枝镜。而瑞兽题材的图案逐渐退居次要位置,飞禽花枝逐渐上升为主要位置。铭文、圈带铭文消失,镜背主题纹饰不再受传统铜镜内外分区的约束,讲究整体图案布局,追求和谐韵美,是盛唐铜镜特征之一,呈现“盛唐气象”。

  二、唐玄宗至唐德宗时期。主要流行对鸟镜、人物故事镜、瑞花镜、盘龙镜、特种工艺镜等,延续上个阶段发展趋势,题材更加广泛,风格迥异,构图精细,布局完美,色调鲜明。这一时期禽鸟纹饰占据主要地位,虽然还能见到四神十二生肖题材,但镜面形态和构图已发生变化,花草植物纹饰由原来的从属点缀作用的地位,迅速上升为瑞花、植物为主要题材纹饰地位。人物故事题材的涌现,是这一时期重要特色。

  唐代铜镜的主题纹饰由瑞兽到禽鸟,再转到以瑞花、植物纹饰为主的演变过程,其实与整个唐代丝绢织物、绘画、生活器物附着图等图案演变趋势是一致的。扬州也是唐代铸镜中心,最繁盛时期,主要流行在开元、天宝及稍后一段时间,扬州铸镜在唐镜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与并州(山西太原),为当时最大的两个贡镜产地。扬州出土铜镜中,以花鸟主题纹饰如双鸾衔绶带镜、双凤镜、雀绕花枝镜,占有十分突出的地位。

  双鸾衔绶是中国古代吉祥图案,为唐代一种典型流行的纹饰。常见双鸾相对飞翔,口衔挽结长绶,配以鲜花祥云。鸾是古代神话传说中凤凰一类的鸟,凤也是传说中的神瑞之鸟,雄的叫凤,雌的叫凰。鸾凤是中国民间传统中象征吉祥的飞鸟,“长绶”象征“长寿”(谐音),绶带挽结,表示永结同心。 

  唐诗中流传下来很多描述铜镜的诗句,如李贺《美人梳头歌》“双鸾开镜秋水光,解鬟临镜立象床。”戴叔伦《宫词》“春风鸾镜愁中影,明月羊车梦里声。”李群玉《伤柘枝妓》“曾见双鸾舞镜中,联飞接影对春风。”李远《翦彩》“双双衔绶鸟,两两度桥人。”李商隐《饮席代宫妓赠两从事》“愿得化为红绶带,许教双凤一时衔。”

  “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质高”,唐代铜镜蕴含了古人美好的理想追求寓意。以镜为信物,便有“破镜重圆”的故事,出自唐朝孟棨所著《本事诗》笔记小说。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人物春秋
   第04版:辨伪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
   第07版:陶瓷
   第08版:红色印记
   第09版:藏海观澜
   第10版:古墓遗珍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探索发现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由双鸾衔绶镜窥唐镜风骨一斑
清晚期石雕麻鼓
清代嵌宝银对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