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29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笔墨见真章——台北故宫博物院书法导赏
传晋王羲之《大道帖》卷(局部)
旧拓王羲之《十七帖》册(局部)
明董其昌《临十七帖》卷(局部)
传元赵孟頫《书急就章》册
汉《曹全碑》墨拓本轴
明汤焕《游西山诗》(局部)
  7月4日,“笔墨见真章——台北故宫博物院书法导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北部院区推出,呈现历代名家珍贵墨迹,包括汉《曹全碑》墨拓本轴、传晋王羲之《大道帖》卷、传元赵孟頫《书急就章》册、明董其昌《临十七帖》卷、明汤焕《游西山诗》册等,从历代书法发展的历程出发,揭示其间的历史脉络。这次展览将持续至9月20日。

  秦汉时代是书法发展的关键时期,一方面,夏商周三代以来古文大篆书写、铭刻分歧的现象归于统一,产生标准书体小篆;另一方面,春秋战国时代萌芽的新兴书体隶书也在这期间从篆书简省蜕化成熟,发展为汉代通行的书体。由于时代潮流趋向简便快捷,隶书又持续蜕变分化,遂有草书、行书和楷书的形成。书体递变原非朝夕立就,因此进入魏晋南北朝之后,过渡型书风以及各体掺杂的混合书风时而可见,显示书体蜕变迁延岁月,才能在结构和笔法上建立自己的规律。

  隋唐时代是另一个关键时期,政治统一带来南北各地书风会流,笔法发展臻于完备,从此楷书成为历代通行的书体。入宋以后,为保存前贤书法长远流传,刻帖日渐盛行。但是宋人并不以继承传统为足,书法取向表现个人情性、得其天趣。

  从元代开始提倡复古,晋唐书法传统得以延续。然而,不受传统束缚的意念也活跃起来,至明代浮现纵横跳脱的气息。明人书法面貌十分纷杂,行草书尤其活泼自由,与当时依循传统法度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清代以降,夏商周三代秦汉古文篆隶陆续出土,堪称得天独厚。在务实的学术风气影响之下,清人摩挲碑版,从而与刻帖相互为用,书法发展的视野得以串联古今,终能在篆书、隶书两方面汲古创新,引领新方向。

  (据台北故宫博物院官网)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人物春秋
   第04版:辨伪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
   第07版:陶瓷
   第08版:红色印记
   第09版:藏海观澜
   第10版:古墓遗珍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探索发现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笔墨见真章——台北故宫博物院书法导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