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24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1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柳荫高士图》彰显宋人志趣
  ■山东 郑言

  陶渊明曾说:“夏月虚闲,高卧北窗之下,清风飒至,自谓羲皇上人。”一个高人隐士酒后高卧草庐窗下,悠闲自得乘凉的形象跃然纸上。唐代诗人李白非常向往陶渊明恬淡闲逸、与世无争、天人合一的隐逸生活,写诗曰:“陶令日日醉,不知五柳春。素琴本无弦,漉酒用葛巾。清风北窗下,自谓羲皇人。何时到栗里,一见平生亲。”表达了对陶渊明人品和理想的仰慕之情。

  这幅宋代佚名《柳荫高士图》(见图),描绘的正是此意境。据《石渠宝笈》记载,此图为素绢本着色画,左方下有孙承泽印,右方下有北平孙氏印,左边幅有棠村审定、蕉林二印。只知为宋人之作,相关的背景则无从查考。画中为一棵古柳树,树干虬曲刚劲,枝叶繁茂。树下一翁,美髯飘忽,袒胸露腹,头戴葛巾,赤足席地而坐。坐前有一幅展开的手卷,酒樽满盈,浅斟低酌。表面上看此翁双目聚神,凝视手卷,实则已是眼饧耳热,醺醺然不胜桮杓。

  乾隆皇帝对《柳荫高士图》十分喜爱欣赏,在画上御笔题诗云:“柳荫高士若为高,放浪形骸意自豪。设问伊人何姓氏,于唐为李晋为陶。”乾隆帝说,这位高士如是唐人就是李白,如是晋人便是陶渊明。但是从服饰和环境看,应是五柳先生陶潜也。这幅图所表现的就是“心静自然凉”。

  唐宪宗元和十年(815)的夏季,酷暑难当,时任太子左赞善大夫的白居易到东都洛阳的寺庙拜访恒寂大师,禅房内恒寂大师安静自如地盘腿而坐。大汗淋漓的白居易惊讶地问道:“大师,此处好闷热,如何不换个地方纳凉?”恒寂大师淡然一笑,不以为然地说:“我感觉此地很凉快啊。”白居易听后,猛然醒悟,烈日炎炎,禅房也非凉爽之地,但是恒寂大师超脱尘世纷繁的干扰,心如止水,凉爽之意顿时而来。于是作了《苦热题恒寂师禅室》曰:“人人避暑走如狂,独有禅师不出房。可是禅房无热到,但能心静即身凉。”白居易在另一首《消暑》诗中,幽默调侃地说:“何以消烦暑,端居一院中。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散热由心静,凉生为室空。此时身自保,难更与人同。”意思是只要你在院子里坐着,心无杂念,静下心来,你就会感觉窗子有凉爽的清风徐徐吹来,凉爽无比。北宋诗人梅尧臣对心静自然凉又有另一番感受。他在《中伏日陪二通判妙觉寺避暑》一诗中写道:“绀宇迎凉日,方床御绤衣。清淡停玉麈,雅曲弄金徽。高树秋声早,长廊暑气微。不须河朔饮,煮茗自忘归。”尽管是热浪翻滚的中伏时节,清幽寂静的佛寺,没有俗世间杂念繁事的羁绊,时而有钟鼓琴瑟之声悠扬,凉爽气息迎面而来,何须到北方酣饮避暑,在此品上一杯清茗乐而忘返。

  清朝雍正皇帝追录康熙皇帝训话编辑而成的《庭训格言》,内有一则训文《心静自然凉》曰:“盛暑不开窗、不纳凉者,皆因自幼习惯,亦由心静,故身不热。”意思是说只要能做到内心平静,身上才不热。在“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人间尘世,能做到“心静自然凉”者是一种人生境界。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聚焦春拍
   第04版:艺术市场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珍玩
   第07版:陶瓷
   第08版:探索发现
   第09版:人物春秋
   第10版:画像石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藏海观澜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柳荫高士图》彰显宋人志趣
左宗棠行书七言联
读徐渭《桐阴图》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