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24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张大千泼墨泼彩山水的艺术价值与收藏市场
图1 《泼墨云山》,成交价848万元,2019年香港嘉德
图3 《泼墨山水》,成交价345万元,2019年北京保利
表 1 张大千作品全球市场成交总额走势,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2019年7月1日
图2 《泼墨山水》,成交价114万港元,2006年香港佳士得
表 2 雅昌张大千个人艺术指数
图4 《泼墨山水》团扇,成交价105.8万元,2015年北京保利
图7 《泼墨山水》,成交价184万港元,2014年香港佳士得
图6 《泼墨山水》,成交价112.7万元,2019年中古陶
图5 《泼墨山水》,成交价156.7万港元,2008年香港佳士得
  ■上海 翟海月

  2019年10月,张大千《泼墨云山》(图1)在中国嘉德成功上拍,成交价848万元。这幅作品作于1981年,张大千时年83岁,虽已是耄耋之年,但他仍为台北历史博物馆和巴黎东方博物馆将要举办的展览准备画作。此件六尺横幅《泼墨云山》是张大千晚年泼墨艺术系列的佳作之一。

  自上世纪60年代起,张大千的泼墨艺术作品便让国内外艺术界耳目一新,更为中国传统国画艺术开拓了一片崭新的疆土。张大千泼墨艺术创作的东西融合,或许是一次最成功的全球化时代艺术创新。

  表1是张大千作品全球市场成交总额走势图。根据雅昌艺术监测中心2019年发布的《张大千墨彩作品市场分析报告》可知:一、2018年,虽然各大拍卖控制了张大千作品的上拍数量,以将重心着力在对其精品的运作上,但其成交总额仍达到22.65亿元;二、千万元级别的张大千书画作品得到市场更多的重视,并整体提高了张大千的成交均价。

  云游四海的中国精神

  从上个世纪50年代起,张大千先后在巴西、阿根廷、美国等国家云游侨居二十多年,更参观了不少西方当代艺术展览,受到西方文化影响。而1956年与毕加索的艺术会谈,更对其艺术观念和画风的不断演变带来深刻的影响。

  张大千由于亲身感受到西方当时流行的印象派、立体派创作技法,使他的艺术风格情不自禁地进行转变。他在中国传统绘画的基础上,开始探索如何结合西方绘画的色光关系,发展出更具有西方现代绘画实验观的泼墨泼彩技法,从而创造出一种具有西方半抽象的中国意境(图2)。

  朱景玄《唐朝名画录》称王洽:“凡欲画图障,先饮,醺酣之后,即以墨泼……或挥或扫、或淡或浓,随其形状为山为石、为云为水,应手随意,倏若造化,图出云霞,染成风雨,宛若神巧。”而以此来描述图3中的“为云为水,应手随意”可谓贴切。

  张大千曾说:“得墨法易,得水法难。”作为一个写意画的高手,他对水与墨之间的内在深刻关系颇有体悟:墨色是否透明而富有张力,需要画家的得心应手,才能使水墨在渗化之间淋漓尽致,出神入化。

  而图4这幅张大千的泼墨山水团扇,给人直观感受是色彩鲜亮,好比一幅构图讲究的摄影作品,其饱和度、对比度都恰到好处,颇具现代感。张大千很少使用宿墨,每次创作之前都会将砚台彻底清理干净。因此,尽管有大面积的泼彩或者墨团,但墨色依旧有晶莹剔透之感,而水墨比例的控制恰当,又使作品如仙境一般,意境生动。 

  同时,张大千在西方游学时,西方现代派艺术大师塞尚、高更、梵高、莫奈等名家作品对其泼彩也有着极大的启发。泼彩法在清代沈宗骞的《芥舟·学画编·设色琐论》就已提及,即“泼色法:墨曰泼墨,山色曰泼翠,草色曰泼绿,泼之为用,最足发画中之气韵。今以一树一石作人物小景,甚觉平平,能以一二处泼色酌而用之,便顿有气象,赵承旨《鹊华秋色》真迹,正泼色法也。”

  抽象概括、收放自如

  的现代精神

  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张大千的工笔画风开始向抽象概括、泼墨泼彩的画风转变。到50年代后期,张大千对于泼墨泼彩的探索更进了一步,画面的抽象感也更加强烈。这种抽象概括的画风不是西方抽象派的简单衍生,因为其作品中除了水、墨与色,还有中国传统绘画中极为重视的造型线条,收放自如的画风,更有中国文化的意境(图5)。

  从图6可见,张大千的泼墨作品呈现出来的是浓墨、中墨与淡墨的互破互融,少量的以传统技法对细节的勾勒——点景人物、房舍、草屋、钓艇、渔舟,以衬托气势如虹的墨与色。而这些细节,正是体现了西方抽象绘画观念和东方传统工笔造型的互补——一种抽象和具象的融合。

  图7画面中线的减少正是迎合了泼墨的抽象化和概括化,张大千不仅大胆突破了传统中国画以线造型的基本原则,还将抽象的形式美法则在画面中充分展开,通过水墨浓淡的流淌,以块面穿插来经营画面的气势。

  张大千在访谈中,谈到用墨的体会时说:“从用墨法说来,墨色是借着胶汁的浮力,在宣纸上向前渗化,胶小则墨色干枯而晦涩;胶大则墨色失去了气韵。画生宣纸胶水与墨汁是相互交融,起着关键的作用。这是我的一点经验。”他还谈到了破墨法:“浓墨不破,便无层次;淡墨不破,便乏韵味。墨为形,水为气,气行形乃活。”

  总体而言,张大千的泼墨泼彩作品给人透明通灵、清逸雅致之感,他也真正完成了中国画在现代全球化语境下的传承和演进。从表2可以看到,自2010年起,张大千的艺术指数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在之后的几年中虽然有起有伏,但始终处于一个相对的高位。

  张大千晚年的泼墨泼彩山水画面重石青、石绿,但又区别于青绿山水。在用色上,采用先泼墨为底,后泼彩提韵,是谓“色之有底,方显得凝重”。张大千对于中国传统山水绘画的形式透彻理解之后,借鉴西方现代派绘画,特别是抽象派绘画,创作出了“如果用传统的观点来看,他是百分之百的中国传统山水;如果用现代美术的观点来看,他同时也是属于自动技巧的半抽象风景画的形式”的中西合璧的泼墨泼彩艺术效果。正因如此,艺术收藏市场上他的泼墨泼彩作品才能如此备受重视,并始终具有无可争议的投资价值。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聚焦春拍
   第04版:艺术市场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珍玩
   第07版:陶瓷
   第08版:探索发现
   第09版:人物春秋
   第10版:画像石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藏海观澜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张大千泼墨泼彩山水的艺术价值与收藏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