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3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1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仇英《独乐园图》再现司马光编史
  ■山东枣庄 郑学富

  2019年是司马光诞辰一千周年。明代著名画家仇英绘制的《独乐园图》(见图)再现了司马光退居洛阳、躬耕独乐园、编撰《资治通鉴》的情景。

  宋熙宁四年(1071),司马光向朝廷请求任职西京留司御史台,淡出政治,心无旁骛,一心一意编撰《资治通鉴》。司马光到洛阳后,自号“迂叟”。熙宁六年(1073),在尊贤坊北关买了20亩地,隐居其中,命名为“独乐园”。因司马光崇尚节俭,园子面积不大,格调简素。独乐园既是司马光的寓所,又是《资治通鉴》编写书局所在地。书局编撰人员常住其中。他在《独乐园记》中说:“迂叟平日多处堂中读书,上师圣人,下友群贤,窥仁义之源,探礼乐之绪,自未始有形之前,暨四达无穷之外,事物之理,举集目前。”当时洛阳的名贤学者也常来此聚会,堪称是一个学术中心。司马光让工匠在园中挖了个又大又深的坑,砌成一间地下室,作为写作之所,美其名曰“壤室”。地下室冬暖夏凉,又无人打扰。司马光有《独乐园七题·读书堂》诗曰:“吾爱董仲舒,穷经守幽独。所居虽有园,三年不游目。邪说远去耳,圣言饱充腹。发策登汉庭,百家始消伏。”司马光就在这间壤室里默默辛勤耕耘15年,加上之前共耗费19年时间,终于完成中国史学巨著《资治通鉴》。

  《独乐园图》画卷内容是根据司马光的《独乐园记》立意,从右至左,描绘了司马光在文中提到的主要园景。画卷起首为弄水轩,画面上垂柳依依,杂树葱绿,司马光身穿白袍,在轩内以手戏水。第二个场景是读书堂(见图),“其中为堂,聚书出五千卷,命之曰读书堂。”画面上篱笆院墙,古树参天,草堂内藏书众多,司马光正端坐在案前读书。第三个场景是钓鱼庵,画面上司马光身着青袍,正坐于岛上的翠竹之下,专心致志垂钓。第四个场景是种竹斋,画面上修竹茂密,青翠欲滴,园工们正在栽植竹子。司马光身穿青袍,坐于木椅之上,观看园丁植竹。第五个场景是采药圃,画面上修竹成林,各种草药生长于畦间,司马光身穿白袍,携鹤斜倚在竹林中的虎皮褥上,怡然自得。第六个场景是浇花亭,画面上苍松古柏,藤萝缠绕,草亭中的司马光坐于榻上,悠闲自得。花圃中鲜花盛开,两个花童正在挑水浇花。最后一个场景是见山台。画面上水波涟漪,木桥飞架,连廊迂回,司马光立于檐下,眺望远处的连绵群山。

  仇英在绘画中综合融会前代各家之长,既保持工整精艳的古典传统,又融入文雅清新的趣味,形成工而不板、研而不甜的新典范,所画人物、山水、花鸟、界画,无不精妙。《独乐园图》中的竹林、人物、建筑、家具、景色、台观,皆借鉴古贤名笔,斟酌而成,都是一笔一画地精描细染,清晰明丽。画面中司马光反复出现,体现出他的“独乐”之趣。

  画卷后拖尾接裱为文徵明书《独乐园记》《独乐园七咏》,苏东坡《独乐园诗》,另项禹揆等人题跋,孙家鼐等人观款。此卷现藏于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专题报道
   第04版:特别报道
   第05版:艺术市场
   第06版:杂项珍玩
   第07版:陶瓷
   第08版:特展
   第09版:书画
   第10版:画中读史
   第11版:探索发现
   第12版:大众收藏
   第13版:连载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明代铜鎏金观音坐像
“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初评揭晓
仇英《独乐园图》再现司马光编史
收藏贵在“专”与“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