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4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1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夜风雪寒 扁舟独乘兴
  ■山东枣庄 郑学富

  冬天是雪的世界,雪天访友更显情意真挚,不失为一桩雅事,更何况是在大雪纷飞的寒夜呢?《世说新语》讲述了一则雪夜访友的故事:东晋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的五子王子猷居住在山阴(今浙江绍兴市),一天夜里他一觉醒来,打开窗户一看,外面已是粉妆玉砌,月色皎然,万籁俱寂。于是他异常兴奋,难以入睡,令仆人温酒饮之,在室内来回徘徊,吟诵着左思的《招隐诗》。他突然想起了住在曹娥江上游剡县的好友戴逵。王子猷不由分说,立即让船夫驾舟前往,折腾一夜才赶到戴逵居所。可是王子猷又突然命令船夫驾船返回。船夫不解,一脸疑惑。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这个故事表现了王子猷放荡不羁、性情洒脱的个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戴逵也是率性任情的人。戴逵是东晋艺术家,字安道。《晋书·隐逸传》载,当时官任太宰的武陵王司马晞听说戴逵擅鼓琴,想请他到王府演奏,于是委托戴逵的好友带上厚礼前往邀请。戴逵素来厌恶那些故作风雅、奢侈放纵的官僚贵族,认为替他们鼓瑟是奇耻大辱,毅然取出心爱的琴,当着朋友的面摔得粉碎,大声说道:“我戴安道非王门艺人,休得再来纠缠。”这就是“碎琴不为王门伶”的故事。由此可见当时士人崇尚的任诞放浪、不拘形迹的“魏晋风度”。宋代诗人曾几有诗曰:“小艇相从本不期,剡中雪月并明时。不因兴尽回船去,那得山阴一段奇?”

  千百年来,“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寓意吸引众多书画名家泼墨丹青,寄情于画,创作出许多不同版本的“雪夜访戴图”流传后世。比较著名的有元代黄公望、张渥,明代戴进、夏葵、周文靖、姚允在,清代王素,及晚清至近现代吴昌硕、王震、陆俨少、程十发。今天说的是明代著名画家戴进的《雪夜访戴图》(见图)。

  戴进,字文进,号静庵,又号玉泉山人,浙江钱塘(今杭州)人。戴进的父亲戴景祥为职业画家,且颇有造诣。戴进从小耳濡目染,有一定的绘画基础。少年时当过银匠,打造金银首饰和其他工艺品,人物、花鸟、钗钏,精巧绝伦,技艺特出。1421年,戴进随父进京,入宫作画,戴进早年学画非常刻苦,临摹古人作品很多,传统笔墨功夫深厚。山水源出宋元,主要吸收南宋时期的马远、夏圭的风格,画风雄健挺拔,遒劲苍润;人物吸收吴道子、李龙眠的唐宋传统技法,行笔顿挫,笔法豪放;花鸟画工笔设色、水墨写意都极为精致。在宣德(1426—1435),戴进被推荐进宫作画,画艺大进。后来由于郁郁不得志,离开京城,回到杭州。辗转于江浙一带,以画画为生,晚年凄凉,穷困潦倒,死后葬于西湖横村桥。戴进创作没有被传统所束缚,他的画用笔流畅,逐渐形成自己风格,被大众认为是经典艺术。明代中期在宫廷内外特别是江浙地区影响极大,成为明代前期画坛主流,被称作“浙派”创始人。

  戴进的《雪夜访戴图》系设色绢本,纵141.5、横81厘米。观赏此图,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巍峨的山峰,葱茏的松竹之上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松竹深处的房舍尚亮着灯光;近处的古树树干粗壮,树枝虬劲有力,或浓墨渲染,或淡墨勾勒,粗细变化错落有致,其上挂着坚硬的冰凌;茫茫的寒夜,天空更显寥廓,一轮皎洁的冷月高悬,增添了冰天雪地的严寒气氛;曹娥江上也是灰蒙蒙一片,水波涟漪,两只扁舟并行,王子猷端坐船舱内,悠闲自得,尽管笔墨简括,但是高傲不羁的人物神情跃然纸上。整个画面构图和谐,水墨淋漓酣畅,技巧纵横,笔致细柔,气韵生动。明朝诗人徐辉有《雪夜访戴》诗曰:“一夜风雪寒,扁舟独乘兴。未见同心人,前溪兴应尽。”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藏博资讯
   第04版:人物春秋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珍玩
   第07版:陶瓷
   第08版:学术探讨
   第09版:探索发现
   第10版:藏海观澜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文物新知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一夜风雪寒 扁舟独乘兴
老舍楷书《赞屯溪》端华儒雅
华喦早年竹画佳作《十五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