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4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民国粉彩雪景山水人物纹瓷屏
  ■安徽合肥 刘东

  文房用具也称文房清供,一直是收藏品中的大类,除了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之外,古人文房中还常使用笔筒、水盂、笔洗、砚滴、镇纸、笔掭、印章、印盒、墨床、笔架、砚屏等。这里来介绍一件民国时期的文房清供——雪景山水人物纹瓷屏。

  这件雪景山水人物纹瓷屏(见图),每屏高32.3、宽18、厚0.7厘米,安徽博物院藏品,早年由皖南征集,安徽文房四宝展览中多次展出。该瓷屏由四条屏组成,每块瓷屏嵌入木质背板中,四屏之间有金属铰链连接,可折叠。四条屏为民国时期流行的新粉彩瓷板画,主题皆为雪景图,绘有远山、水面,以墨彩勾勒岩石、树木,以粉彩点绘人物、房屋。其中,左一屏绘一骑驴老叟行至石板桥前,桥下溪水潺潺,桥对面的山间筑有一座茅屋,给白雪漫漫的画面带来一丝暖意;左二屏绘宽广无际的湖面上,一片片的芦苇,其间有一艘小舟,舟头一身披蓑衣、头戴斗笠者正持竿垂钓,正应了柳宗元那首《江雪》诗的名句“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右二屏绘一执杖老翁正行走穿过一座被白雪覆盖着的木桥;右一屏中未绘人物,近处几株落光了叶子的树木,枝条垂而不疲,仿佛正等待春天的到来。四幅瓷板画皆有大幅的留白,以粉彩点染人物、房屋等重点画面,既显出大自然的雄奇与人的渺小,却又以粉彩的人物带出了整个画面的灵动。传承了中国传统绘画风格,是一组具有较高艺术价值的近代瓷板画作品。

  瓷屏是在中国传统屏风的基础上发展而来,而屏风是古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家具之一。汉唐时期,宫室高大,以屏风作为室内的隔断;宋代,屏风常摆放在厅堂的正中,屏风又起到背景的作用。同时,宋代又出现了“砚屏”,即是把厅堂内的大屏风缩小为文房案桌上的陈设,欧阳修、苏轼、黄庭坚等人的文集中都留有多篇“砚屏铭”或“砚屏歌”;宋明时期的砚屏均为木嵌石材质,嵌石采用虢石、祁阳石、蜀中石等各地名品;到了清代,文房中使用的小型屏风,除了石砚屏外,还出现了金漆、百宝、瓷板、玻璃等大量新工艺品种的屏风;而多条屏、可折叠的瓷屏风所流行的时代为晚清民国时期。

  瓷屏风的兴起,必然推动瓷板画艺术的发展。晚清民国时期,瓷坛涌现了诸多瓷板画名家,如著名的“珠山八友”。八友们各有所长,有的主攻人物、仕女图,有的擅长花鸟,也有的画鱼最绝妙。其中珠山八友中最擅绘雪景图的是何许人(1882—1940),安徽南陵人,原名何处,后取陶渊明《五柳先生传》中语“先生不知何许人也”而更名为何许人,少时至景德镇习青花,后改学粉彩。

  冯先铭主编的《中国古陶瓷图典》中介绍说:“何许人,先以烧制青花知名,后又开创雪景山水粉彩瓷技法,作品如‘寒江独钓’‘梁园飞雪’,均精细传神。”铁源的《民国瓷器鉴定》一书中介绍:“何氏擅雪景,布局承宋人之势,又有明代宫廷画风。笔法受清初王石谷山水影响,用笔精而严谨。色彩以墨彩勾山岭、屋宇轮廓,四周则为敷粉留白。特别是画面中的几处暖色,如窗棂、行舟等的红色……将冰雪世界注入一丝春意。”

  以上对何许人雪景山水粉彩瓷的描述,与本文介绍的这件雪景山水人物纹瓷屏完全吻合。该瓷屏征集于安徽皖南地区,而何许人正是皖南的南陵县人,只可惜该瓷屏没有落款,是否为何许人的作品成了难解之谜。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藏博资讯
   第04版:人物春秋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珍玩
   第07版:陶瓷
   第08版:学术探讨
   第09版:探索发现
   第10版:藏海观澜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文物新知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民国粉彩雪景山水人物纹瓷屏
隋唐时期相州窑瓷钵
东晋洪州窑青釉点彩四系带盖瓷罐
清康熙五彩人物故事花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