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4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炼冶铜华——中国古代铜镜展”亮相上海
共呈现河南多家博物馆机构珍藏精品铜镜114件,其中部分系首次向公众展示
东周四山纹铜镜 洛阳博物馆藏
西汉清白连弧镜 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三国时期四叶鸾凤铜镜 安阳博物馆藏
唐代雀绕花枝铜镜 安阳博物馆藏
宋代亚字形花草铜镜 安阳博物馆藏
唐代双鹊盘龙月宫镜,三门峡市博物馆藏
汉代七乳四神镜,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战国透雕龙凤纹铜方镜,洛阳博物馆藏
唐代银壳鎏金菱花铜镜,洛阳博物馆藏
新莽时期四兽规矩纹铜镜 洛阳博物馆藏
宋代“福寿家安”铭文铜镜 安阳博物馆藏
金代菱花形双鱼铜镜 安阳博物馆藏
  本报讯 近日,“炼冶铜华——中国古代铜镜展”亮相上海市奉贤博物馆,共展出河南多家博物馆机构珍藏的114枚历代精品铜镜,其中一部分系首次向公众展示。

  铜镜是古代人类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器物。中国铜镜在生活中使用,最早考古资料出现在距今约4000年前后的齐家文化遗址中。古人制镜既注重实用性,又兼具美观性,镜面光亮可以照容,背面纹饰赏心悦目。不同的时代制作工艺和纹饰有所不同,在悠久的历史中为后人留下各式各样的铜镜。此次展览以时代为轴线,展品时间跨度自东周至民国两千多年,包含洛阳博物馆、安阳博物馆、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三门峡市博物馆等单位馆藏品。

  在“东周至战国时期的铜镜”部分,共展出4件铜镜。先秦时期拥有青铜器制作和发展的鼎盛阶段,从现有资料来看,铜镜出土遍及多个省份,制作精美,类型丰富,有素镜类、山字镜类、蟠螭纹镜类、禽兽纹镜类等。如此次展出的战国透雕龙凤纹铜方镜颇为引人瞩目,是洛阳博物馆的藏品。该镜长11.2、宽11、厚0.4厘米。据专家介绍,该铜镜纹样以透雕和不透雕分为内外两个区域。内区的主题纹样是四只弓身、尾呈S状的龙凤纹,其张口做前伸状,尾与外区相连。铜镜上的纹样较为粗犷,与战国时期流行的纹样风格相同。作为战国时期出现的铜镜,透雕镜在历史上流传时间较短,到两汉时期已基本绝迹,是中国铜镜中的瑰宝。

  汉代是我国铜镜发展的重要时期,出土数量之大,几乎无有能与之匹敌的时代。在制作形式和艺术表现手法上也有了很大的发展,生产商品化程度加深,使用更普及更生活化。此次展览“汉代的铜镜”部分,共展出40件铜镜,包括汉代七乳四神镜、新莽时期四兽规矩纹铜镜、西汉清白连弧镜等。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由于社会的动荡,延续东汉晚期制镜手工业衰落的状态。直至北朝晚期,铜镜制作开始有了新的迹象。出现的新镜型不多,主要沿袭汉镜的样式。这时铜镜的种类不多,类型集中,创新极少,神兽镜、铭文镜、四叶纹镜等类型的铜镜居多。在“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铜镜”单元,就将有包括三国时期四叶鸾凤铜镜在内的9件珍品呈现。

  隋唐是中国铜镜继汉代之后又一个大发展时期。这一时期,铜镜镜背装饰手法一改汉代铜镜偏重的神话模式,注重自由写实或故事模式。尤其是唐高宗以后,铜镜装饰出现新形式、新题材、新风格,并发展成熟。装饰形式多样,自由活泼,装饰纹样更显得雍容华贵、格调优雅、丰满柔和。至晚唐、五代时期,铜镜制作急剧衰退,无论造型、纹饰、技法都与前一时期迥然不同,完全失去了盛唐铜镜富丽堂皇、千姿百态的风格,主题纹样简单粗放,盛行含有宗教趣旨的纹饰。在展览“隋唐时期的铜镜”单元,将呈现唐代银壳鎏金菱花铜镜、唐代双鹊盘龙月宫镜以及唐代雀绕花枝铜镜等26件精品。

  宋代以后的铜镜已全无盛唐气象,成为中国铜镜走向衰落的开始。宋代铜镜一般胎质较薄,纹饰的表现手法多采用细致入微的细线浅雕;金代铜镜虽有不少模仿汉唐宋铜镜,亦有精致之作,但铸造技艺相对较为笨重粗糙;元以后,铜镜制作更加粗略,至明代多以素面或加吉语为纹的铜镜,其后逐渐被玻璃镜取代。在此次展出的“宋代以后的铜镜”单元就展示了35件铜镜,其中不乏宋代亚字形花草铜镜、金代菱花形双鱼铜镜等精品。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到12月5日。

  (记者 王国良  通讯员刘航宁 庞文平 梁晶晶)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共呈现河南多家博物馆机构珍藏精品铜镜114件,其中部分系首次向公众展示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藏博资讯
   第04版:人物春秋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珍玩
   第07版:陶瓷
   第08版:学术探讨
   第09版:探索发现
   第10版:藏海观澜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文物新知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炼冶铜华——中国古代铜镜展”亮相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