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06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金石笔墨文人心——吴昌硕书画篆刻艺术展”亮相深博
十余年来集中度最高、规模最大的吴昌硕展览之一
吴昌硕《贵寿神仙图》轴 西泠印社藏
吴昌硕《临八大山人鹿图》 西泠印社藏
任颐《酸寒尉像图》轴 浙江省博物馆藏
王震《缶庐讲艺图》轴 西泠印社藏
吴昌硕《谭复堂填词图》轴 浙江省博物馆藏
吴昌硕《行书诗翰》轴 浙江省博物馆藏
吴昌硕《鼎盛图》轴 浙江省博物馆藏
吴昌硕 《集〈石鼓文〉》轴 浙江省博物馆藏
“俊卿印信”朱文印 浙江省博物馆藏
“周甲后书”白文印 浙江省博物馆藏
“壹月安东令”白文、 “染于苍”朱文双面印 浙江省博物馆藏
“陶斋”白文印 西泠印社藏
  本报讯 记者从深圳博物馆获悉,一场汇聚了140余件艺术精品的“金石笔墨文人心——吴昌硕书画篆刻艺术展”,日前亮相深圳博物馆历史民俗馆。据悉,此次展览是近十余年来集中度最高、规模最大的吴昌硕展览之一。 

  吴昌硕(1844—1927),浙江安吉人,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其诗书画印博采众长,自成一家,被誉为四绝,为纵跨近、现代的杰出艺术大师。

  作为承前启后的一代宗师,吴昌硕以其自身的艺术创造力和感召力,深刻影响了20世纪以来的书画艺术与审美。此次展览分别从“求艺东南”“自我探索”“艺术丰收”“篆刻大师吴昌硕”四个部分进行诠释,并结合浙江省博物馆、西泠印社珍藏的140余件组书画篆刻艺术精品,展现一代宗师吴昌硕“与古为徒”的坚守和“与古为新”的胆拓。

  吴昌硕绘画专攻花卉,以金石碑版之功熔铸笔墨,即“以作书之法作画”,开拓金石大写意画风。此次展出的绘画作品中,既有吴昌硕绘就的《墨荷图》轴、《谭复堂填词图》轴、《墨松图》轴、《贵寿神仙图》轴、《临八大山人鹿图》等精品呈现,同时还有任颐、王震等为吴昌硕创作的肖像画、群像画等亮相。如浙江省博物馆珍藏的任颐(1840—1895,字伯年)写生吴昌硕的《酸寒尉像图》,就吸引不少关注。这幅纵164.2、横77.6厘米的肖像画,十分生动地刻画了吴昌硕四十五岁任小吏时的形象,意态矜持中又颇为窘迫与尴尬。图旁还有清代诗人书法家杨岘的题诗。

  清代乾嘉以降,金石考据学昌盛,促使碑学复兴。晚清民国时期,碑学成为绝对的主流艺术思潮,这也深刻影响了吴昌硕的艺术追求。其书法致力于商周大篆、两汉隶书,尤以石鼓文成就独领风骚。展览中展出的篆书施石墨句七言联、篆书集杜甫句七言联、行书诗翰轴、集《石鼓文》轴均是其书法精髓的绝佳见证。其中的集《石鼓文》轴,是吴昌硕83岁时为沙孟海所写,属其晚年力作。作品“临气不临形”,奇崛古拙,充满金石气息,是其晚年典型的书法面貌。

  吴昌硕的篆刻兼习浙皖诸家之长,进而上溯秦汉,以高古朴茂之美开晚清印学新风。此次展览就展出了《“周甲后书”白文印》《“俊卿印信”朱文印》《“壹月安东令”白文、“染于苍”朱文双面印》等吴昌硕用印佳作。可以说,这些印章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吴昌硕篆刻艺术和人生追求的真实见证。如浙江省博物馆收藏的《“周甲后书”白文印》,高4.8、印面长宽2.5厘米,边款“橐笔江湖,乱涂乱抹,忽忽不知六十年矣。老缶刻此,具有人书俱老之慨。甲辰孟春之月”。该印是一枚寿山石印,刻于吴昌硕61岁时。所谓“周甲后”,时光荏苒,甲子已逝,感慨交集,不由发出“人书俱老”之叹。“人书俱老”历来是书家毕生渴求的最高境界,而此时吴昌硕也正迈向其晚年的艺术巅峰。

  据悉,此次展览由深圳博物馆联合浙江省博物馆、西泠印社等单位共同举办,展期将持续至11月17日,免费对公众开放。

  (记者 王国良)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十余年来集中度最高、规模最大的吴昌硕展览之一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广告
   第03版:特别报道
   第04版:两岸文博
   第05版:特展
   第06版:杂项珍玩
   第07版:陶瓷
   第08版:艺术市场
   第09版:藏海观澜
   第10版:声音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人物春秋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金石笔墨文人心——吴昌硕书画篆刻艺术展”亮相深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