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25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荆州文物遗珍见证楚汉贵族精致生活
战国镂孔龙螭珩 荆州秦家山出土
战国玉环首铜削刀 荆州天星观出土
战国错金三角纹铜壁插 湖北江陵天星观出土
战国铜敦 湖北江陵刘家湾出土
战国桃形云纹铜车軎 荆州沙市区喻家台出土
战国铜銮铃(一组) 湖北江陵砖瓦厂采集
西汉双圈铭文铜镜 荆州鸡公山出土
战国羽翅纹四兽纹铜镜 湖北江陵凤凰山出土
战国蟠螭菱纹铜镜 荆州高台出土
战国四山纹铜镜 荆州杨家山出土
西汉木梳 荆州高台出土
战国彩绘着衣俑 湖北江陵秦家嘴出土
  本报讯 近日,由镇江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主办、荆州博物馆和镇江博物馆联合承办的“品物流芳——荆州古代精致生活文物展”在镇江博物馆专题展厅开展,共展出各类精品文物106件套。展期持续至11月30日。

  荆州,古时又称“江陵”。荆是古代楚国的别称,因楚曾建国于荆山,故古时荆、楚通用。荆州为楚国故地,楚人在此创造了光辉灿烂的荆楚文明,汉承楚制,魏晋风流,无不彰显此地丰厚的物质文化和独具特色的精神风貌。

  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青铜镜制造的第一个高峰期。地处荆南的楚国,幅员辽阔,物产丰富。楚国境内的大冶,是当时铜矿开采冶炼的主要基地。这里拥有丰厚的铜矿和先进的青铜冶造技术,为铜镜的设计和制作创新,提供了全新的技术条件。此时出现了图案繁琐华丽、镜体轻盈规整的楚式镜。楚式镜造型轻巧,多为弦纹钮,纹饰线条细腻流畅,主纹衬有精细的地纹,形成多层重叠,尤以独特的山字纹、缜密的羽状纹、灵秀的龙凤纹以及活泼的兽纹最具特点,充分体现了楚文化的玄妙、虚无、神奇和浪漫。楚式镜的工艺主要采用线浮雕和透雕技法,同时镶嵌绿松石、错金银、彩绘等特殊装饰也被广泛地运用于铜镜上,使楚镜纹饰愈发繁缛,色彩绚烂。至汉代,铜镜在沿袭战国晚期设计及制造技术的同时,又有了新的发展,主题纹饰出现了四神纹和规矩纹等新形式,此外还出现了吉祥语或广告用语的铭文。精良的铸造技术、瑰奇繁复的铭文,华丽多姿的图案,让铜镜成为当时流行生活的必需品。此次展出的“对照花容”部分,亮相的战国四山纹铜镜、战国蟠螭菱纹铜镜、战国羽翅纹四兽纹铜镜、西汉双圈铭文铜镜等,均是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佳作。

  妆奁是古人盛放梳妆用品的器具,产生于战国,流行于汉代,延续至明清,历史悠久。战国秦汉时期,妆奁多为漆器、铜器,名门望族方能享有,用以化妆打扮。此期的妆奁,器型以圆形为主,也有椭圆形与方形。到汉代,漆奁在战国漆奁的基础上传承并创新,其形制、胎体和髹饰都有了巨大的提高。就考古资料来看,妆奁中一般收纳铜镜、梳篦、笄簪、刮刀、假发等梳妆工具,胭脂、唇脂、妆粉、眉黛等化妆用品,以及其他珍贵的小物品。在此次展览“闺中妆奁”部分,就呈现有多件妆奁精品。

  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国力强盛,与周边诸侯国往来频繁。受中原玉文化的影响,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楚玉文化。此次展览“楚玉清润”部分展出的镂孔龙螭珩,镂雕,乳白色,一侧有残,但可看出两侧是对称的。主体造型为两条横置背向双龙,龙目有的为椭圆形,有的为橄榄形,上颌尖长,与一螭相衔。龙尾向上内卷,两尾之间以一长方块连接。下方有一同首双身螭,螭下身向上内卷。龙颈饰加刻绹索纹的颈圈,龙身饰人字形纹和谷纹,螭身饰平行线纹,龙尾长方块中填网纹,不啻为一件精品。

  该展览还展出了贴梳云鬓、楚人百态、华服丝绦、印宗秦汉、珍馐佳馔酒尽欢、静室饴人等共计22个小板块,介绍了绚丽多姿的荆楚文物,涉及衣、食、住、行、礼、侍、雅、美、文等各个方面,包罗万象,百态千姿,映照出两千多年前楚汉时期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以及蕴蓄其中的礼乐制度文明所达到的高度发达的水平和独特的魅力,为观众开启了一扇了解荆楚文明的窗口。

  (记者 王国良 通讯员 张剑)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广告
   第03版:人物春秋
   第04版:两岸文博
   第05版:特展
   第06版:特别报道
   第07版:陶瓷
   第08版:杂项珍玩
   第09版:学术探讨
   第10版:探索发现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声音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荆州文物遗珍见证楚汉贵族精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