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25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钱松嵒为林散之作《寿眉图》
钱松喦(左)与林散之
钱松喦说林老的寿眉真长(上世纪80年代初)
钱松喦为林散之画《无量寿佛像》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李不殊藏)
钱松嵒《莫愁湖海棠红映图》(1981)
钱松嵒《莫愁湖图》(1980)
林散之为莫愁湖公园书“虎踞鸢飞”联(1979)
  ■江苏南京 邵川

  今年8月1日,为纪念钱松嵒诞辰一百二十周年,钱心梅与吴小铁在南京莫愁湖公园推出《芑庐主人影传集》(吴小铁编纂,钱心梅提供资料,莫愁湖管理处主编,江苏美术出版社2019年4月出版),为出席首发式的文化界、书画界人士签名赠书。

  《芑庐主人影传集》为原江苏省国画院院长钱松嵒(1899—1985)的影像集,全集从青年到暮年共收照片234帧,首次从另一个角度来解读钱松嵒的一生,对热爱钱老艺术的读者,是一部最珍贵的读本。集中钱松嵒与林散之(1898—1989)合影照片有八帧,可谓弥足珍贵,从中见证了两位老人的真挚友情。我是《林散之年谱》作者,想从中了解一下有无照片背后的故事。为此,我决定拜访钱心梅老师。

  8月24日早上,与小铁兄如约来到了钱老师家。首次与钱老师见面,却一见如故,钱老师是钱松喦幼女,年届八四高龄,精神焕发,神彩奕奕。我抓紧时间对其进行采访。我说,你们为什么在莫愁湖公园举行《芑庐主人影传集》的首发式?钱老师说,钱老先后数次到过莫愁湖,并以莫愁湖为题,画过画,题过诗,与莫愁湖结下了深厚的情缘。如钱老81岁时游莫愁湖作《莫愁湖图》,并题诗一首:“莫愁何事却多愁,愁逐春潮不尽流。斩断愁根湖胜昔,看花女伴笑扬舟。”

  而林散之老人对莫愁湖也有着深厚的感情,曾先后为莫愁湖作书作联,如1979年中秋时节游莫愁湖为胜棋楼作联:“虎踞龙蟠中山王气,鸢飞鱼跃少女莫愁。”还作了《莫愁湖二首》诗:“盈盈一水莫愁湖,湖上佳人旧姓卢。不爱绮情爱贞素,桑间陌上羡罗敷。 石头凉月曲如弓,六代豪华转眼空。谁似莫愁湖上女,千秋沿遡小桥东。”最为感人的是1984年春,林老在莫愁湖郁金堂会见了以青山杉雨为团长的日本书法家代表团。春天的莫愁湖分外妖娆,堂内古色古香,两位书坛大师相见,亲切无间,即席题字,青山杉雨题“草圣遗法在此翁,后学杉雨。”这个评价,对林老来说是当之无愧的。

  谈至兴时,我呈上拙著《林散之年谱》,并介绍书中有三处记载了林老与钱老的交往。1963年1月11日林散之先生由江浦县迁来南京,住在中央路117号一幢欧式的两层楼房内,另一位是1961年12月从无锡迁来的国画家钱松喦先生。钱老住楼上,林老住楼下。“楼上是谁,钱郎诗句;个中有我,和靖梅花。”(林散之诗联)林散之与楼上的钱松喦何时得订麟凤之交呢?下面一首诗可反映出他当时的心情,《一九六三年春节,新居湖上,感激有怀,写奉楼上钱松喦同志》:“乃从吉日卜新巢,麟凤何期得订交。松影当留三径月,滩声犹听太湖潮。江南文物今年早,塞上春光旧梦遥。大好山河都是稿,浅深我欲共君描。”他们相处二十多年,谈诗论画,比寿赏眉,夜来同赏玄武之月,客去共画太湖之潮。钱老寿终正寝,林老非常悲恸,亲自去参加追悼会并作成挽联一幅:“你住楼上,我住楼下,今生来生,气已结连枝,喜看云山玄武月;君患病急,余患病缓,先死后死,殊途而同归,共成图画太湖潮。” 语句朴实,感情真挚,读之令人泪下。

  钱老师翻开影集指着书上的照片对我说:“父亲说,林老腿脚不便,还是我们下楼去看他!于是我就拎着相机跟父亲下楼去拍照。你看这两位老人谈的多么开心,在比寿赏眉呢!钱老曾说林老的寿眉真长,还随手用铅笔在纸条上画了一张《寿眉图》,夸张地把林老的眉毛一直画到下巴。”我说:“这张《寿眉图》在您处吗?”钱老师说:“不在我这里,被林老家人拿去了。”

  当天晚上我在微信上发了消息,很快林老的外孙女李不殊发来微信:“钱老为我外公画速写时好像是在双门楼宾馆,我陪外公去的,此画在我这里收藏。”随即发来了钱老的速写画稿,使我喜出望外。

  第二天我立即拨通了不殊姐的电话,了解具体作画的情况。不殊姐对我说:“钱老为我外公画速写时是在双门楼宾馆,大约在七十年代中期,我陪外公去的,有我大姨妈林荪若和陈大羽等人在场,我外公和陈大羽老师在交流太极拳,此时钱松嵒老人正在画我外公的速写。当时,钱老夸张地将我外公的眉毛画的特长,还题了‘无量寿佛’四字,我在画像下方也写了‘非常象’三个字,因钱老蓄长须,林老风趣地说‘先长的眉毛不如后长的胡子’。”

  之后我将画稿发给钱心梅老师看,钱老师说:“此画画的很好,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幅画,但不是我所说的那次。大约是在1983年全国六届人大会议期间,父亲在双门楼宾馆与诸画家聚会,谈笑间为林老画了寿眉图,作画时我在场,是画在一张台历纸的背面,画幅很小,画的也没有这幅精彩,画好后连同笔谈全部被林昌庚拿走了。”

  由此可见,钱老为林老画了两张速写画稿。笔者期待画在台历背面的速写画稿也能早日与书画爱好者见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广告
   第03版:人物春秋
   第04版:两岸文博
   第05版:特展
   第06版:特别报道
   第07版:陶瓷
   第08版:杂项珍玩
   第09版:学术探讨
   第10版:探索发现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声音
   第13版:大众收藏
   第14版:钱币
   第15版:书画
   第16版:史话
钱松嵒为林散之作《寿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