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13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明盛时泰玉印“山灵助顺”
“山灵助顺”印钮
“山灵助顺”印面
  ■江苏南京 胡子

  近日,笔者去访南京藏友海心先生时,见到一枚小方型玉印(见图)。此印规格1.5×1.5厘米,斗型钮,印文为白文(又叫阴文):“山灵助顺”。赏玩之余令人感慨:要在这么小的玉石上刻出这样的饱满文字,没有一定功力显然是无法完成的!

  带着诸多疑问,我们请教了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著名书画家、年高93岁的俞律老先生。他认为“此印玉料色泽沉稳,文字厚实、布白大气,尤其文意,当是明代‘云浦’遗物。”据俞老先生介绍,“云浦”叫盛时泰,为明代南京本地的文人,“云浦”是他的号,他是著名诗文家、史学家、画家,字仲交,号云浦,晚号大城山樵。他还是嘉靖进士。此公好游山玩水、洒脱不羁,终生不得志。相关资料上记有:“卜居大城山中,又于南京方山祈泽寺构一小舍,时独住之。”他有一首诗《定林寺夜坐》:“乞食归来晚,云堂已闭关。明月篱犬吠,青藜一杖还。白板双扉启,经罢木鱼闲。挑灯石岩下,趺坐小尘寰。写字供庙,在定林寺。”

  盛时泰生平博学多才,文气横溢。以书、画、文章著名一时,尤善画,为吴派名画家。曾以《两都赋》谒王世贞而得文名。他还喜欢藏书,文徵明曾为其题写有“苍润轩”,杨慎为之作《苍润轩记》。他在所藏书中,前后扉页上均有字,记其此书自何而来,或钤有其藏书印章,盈幅皆满。藏书印有“苍润藏书印”“苍润轩读书记”“仲子”“时泰读过”等。他还曾与陈芹、姚淛等结青溪社,交游多为名士。

  古金陵是山水城林之地,山林有灵。盛时泰曾有“山灵助顺”匾额于早年在南京定林寺山地中出土。曾有一位文友写过:读到一本泛黄的《重修定林寺碑铭》,一张张拓片,记述了南京定林寺,北面的一处院落,上面刻有郭沫若题写的“校经楼”。是当年文学批评家刘勰出家校经之处。草丛中有一块石碑,碑文旧迹模糊,仔细阅读后方知是“重修定林寺碑铭”,由邑人庄陔兰撰文并书。庄陔兰为清末翰林学士,还是孔子第76代嫡长孙孔德成之后,当地人有口皆碑。浮来山上定林寺空无一人,只有碑额“山灵助顺”四个大字,是苍劲的隶书写成。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传说,盛时泰因爱喝茶,进而在南京城内外遍访“金陵名泉”。山灵相助,他首先顺利找到了鸡鸣山下的“鸡鸣山泉”,国子监校园中的“国学泉”及附近的“城隍庙泉”和“玉兔泉”。还在城南的门西找到“骁骑卫仓泉”,在冶城找到了“忠孝泉”,雨花台的“甘露泉”,在高座寺里找到“茶泉”等。还在城北的幕府山上找到崇化寺里的“梅花水”,在静海寺里寻到“狮子泉”。还在江宁上庄找到“宫氏泉”、方山祈泽寺的“龙王泉、虎跑泉、八卦泉、太初泉”等,他甚至跑到了栖霞山,找到了衡阳寺“龙女泉”……

  盛时泰对每一处泉水都一一试过,并给予了评价和赞誉,后来整理成书,叫《金陵泉品》。他对安德门净明寺的“玉华泉”赞赏有加,写道:“岩岩石壁,涓涓流水,名似玉华,防自何氏。松殿穿开,萝扉不启,中有山僧,日宴而起。来禽满树,汲泉自煮,青天明月,共为宾主。”俞老先生说,从现存史料记载来看,明代时南京全城有30多处名泉,古代的南京就是一个“泉城”,其实这些记载,都有盛先生的功劳。后来的文人,包括官方对此多有赞誉,可惜如今,众多名泉大都已失见,而这方玉印的发现间接见证了那段史迹。

  盛时泰一生著作有《盛时泰借书录》《秣陵盛氏族谱》《金陵人物志》《金陵纪胜》《牛首山志》《栖霞小志》《大城山志》《金陵品泉》《玄牍记》《茶事汇辑》《大城山全集》等。盛时泰曾在书中写道,“能找到这许多名泉,乃山灵助顺也!”

  如今,此印收藏者也自喜说,自己得到这样一方老玉印也是“山灵助顺”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广告
   第03版:声音
   第04版:两岸文博
   第05版:学术探讨
   第06版:杂项珍玩
   第07版:陶瓷
   第08版:特展
   第09版:探索发现
   第10版:观展有感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藏海观澜
   第13版:书画
   第14版:钱币
   第16版:史话
解读刘氏朝徹书屋藏墨
民国“长命富贵”银剑
明盛时泰玉印“山灵助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