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13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海派”绘画竞争市场有诀窍
任伯年《苏武牧羊》
  提起“海派绘画”,很多人想到的或许仅仅是“雅俗共赏”“海纳百川”之类的概括性字眼,这些字眼却远不能诠释海派绘画的全貌。看待海派,或许需要跳出艺术史,将其放到更广阔的经济史、文化史、社会史发展过程中来。日前上海举办的一个海派艺术研讨会上,专家认为,借着近期多个集中展示、系统梳理海派绘画的大展,人们对于海派绘画的认知是时候拓宽、丰满了。

  一位学者指出,官方、学术和市场,可谓艺术研究的三个维度,而理解海派绘画,市场这个维度尤其重要。海派绘画的发生和发展,与上海高度发达的商品经济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鸦片战争后开埠的上海,一跃成为新兴商业化大都市,城市经济飞速发展,产生一批来自民间的新兴消费群体。“海派”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满足这种商业环境下的大众审美。

  19世纪中叶以来,上海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画家前来。他们大多寓居于豫园一带,靠卖画为生,不得不将作品变成商品。当时的上海画家往往注重题材的讨喜。传统文化习俗中的“福”“禄”“寿”“禧”等主题常常使得他们的画作热销。迎合吉利喜庆的大量风俗人物画也开始出现。其中,群仙就是很多画家钟爱的题材。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走市场的海派绘画需要一分为二看待。深沉,同样是海派绘画不容忽视的底色。比如,面对当时的国难民生,自立谋生的海派画家们也曾通过绘画来表达内心的态度。对此,艺术史论家徐建融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海派中影响最大的两位画家——任伯年和吴昌硕,无不一边按照民间习用的谐音取意等通俗手法,创作着一幅又一幅《玉堂福贵》《无量寿佛》,在强化艳丽色彩和写实造型的审美意蕴中挖掘世俗化的活力,另一边又遵循着个性自由和人文关怀的精神情感倾向,在《苏武牧羊》《关河一望萧索》《饥看天图》《拒霜魄力》以及与之相应的文人画写意传统中抒发性灵。”此外,致力于慈善事业也可谓海派画家的一个传统。

  说起海派绘画,绕不开它所处的开放、流动的生态“海派是种气息,我很赞成这种说法。实际上这种气息贯穿着海派当时所处的一种生态,海纳百川、中西交错,上海城市逐渐生长的这么一种生态。”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史论系教授李超表示。他因此认为,研究海派,不仅仅要看前后,也要看内外。上海美术家协会顾问朱国荣也指出,海派其实是在中西文化碰撞与融合中产生的一种艺术思潮,它反映上海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这一时期中逐渐形成的海纳百川开放包容的城市精神。海派画家的创新精神是在上海这座开放性城市里养成的一种秉性。

  “海派是文化大熔炉,让很多人在这里找到了发展空间。”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靳文艺说。在这之中,张大千是一个典型。1919年,从日本留学归国的张大千来到上海,拜入海派书画家曾熙、李瑞清门下。而后在上海宁波同乡会馆,他举办了首次个人画展,百幅丹青全部售完,一鸣惊人。正因在海上画坛声名鹊起,张大千职业画家的人生形态从此奠定。(范昕)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广告
   第03版:声音
   第04版:两岸文博
   第05版:学术探讨
   第06版:杂项珍玩
   第07版:陶瓷
   第08版:特展
   第09版:探索发现
   第10版:观展有感
   第11版:瓷画说史
   第12版:藏海观澜
   第13版:书画
   第14版:钱币
   第16版:史话
艺术品市场从业者需坚定信心
从美术高考想到人工智能
“海派”绘画竞争市场有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