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1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本报评论
民间收藏中藏家群体带来的新转变
  钱币是一个有着深厚民间基础的收藏类别,即使不做收藏的人也会经常接触到。近期,有法院在网上拍卖一批银元和铜元,引发了“围观热潮”:拍卖中的两枚民国银元,起拍价73.5元,经过1136次的竞买,907次的延时成交价格高达30549.5元;另一批拍卖的89枚铜元,更是引得近10万人围观,起拍价345.1元,成交价31020.1元。可以说,成交价和估价是云泥之别了,而以当仁不让的气势拍下这些银元和铜元的是同一人——一位来自上海的80后藏家。在拍得之后,这位藏家在交付前就赶到了济南,可以看出出价如此之高是出自真正的喜爱。这件不大不小的事在网络上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同时也反映了当下民间收藏的趋势以及民间收藏群体的转变。

  民间收藏的基础自然是庞大的收藏人群,特别是其中的邮币卡类别,是普通藏家易于获得而且具有相关收藏纪念意义的收藏品。同时这部分的收藏品价格也不会太“过分”,通常有公认的衡量,可以说是民间收藏里面的大类之一。这部分的藏品流通性也十分优秀,以物易钱或者易物都十分方便,如果身处一个收藏圈里,更是能获得良好的收藏体验。之前有媒体报道的收藏几千枚钱币的“天才少年”,且不论新闻本身,单是这样的报道出现也说明了邮币卡这部分的收藏在民间收藏中的分量。

  另一个需要注意的方面是收藏群体的转变和对市场的影响。前文所述的上海藏家,有几个鲜明的标签,一是80后的年龄标签,二是家族企业工作的经济标签,三是父辈的影响。这几个标签恰恰是整个收藏市场中新晋群体的标识,年轻化的藏家、有着相关经济基础并受到相关的收藏熏陶,造就了新一批对藏品执著追求的群体。他们首先考虑的并不是从藏品获利,特别是邮币卡这种对他们来说没有经济负担的收藏项目来说,他们考虑的首先是爱好,就像那个上海藏家所说,“就是放在家里看着,心里也高兴!”这类新晋藏家的爱好和取舍势必会影响到整个收藏市场的走向!

  藏品和藏家,收藏市场里的两端,藏品在历史的前进中会逐步地累积,而藏家,在经济和消费观的不断变化下,也会走向不同的方向。两条线交汇之处,往往就是收藏市场的闪光点,而在民间收藏的范畴里,这些闪光点如群星闪耀,方能组成绚丽的收藏文化“银河”!(朱匡杰)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本报评论~~~
本报评论~~~
本报评论~~~
本报评论~~~
本报评论~~~
本报评论~~~
本报评论~~~
本报评论~~~
本报评论~~~
本报评论~~~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两岸文博
   第03版:声音
   第04版:展览
   第05版:热点聚焦
   第06版:展览
   第07版:陶瓷
   第08版:展览
   第10版:藏博资讯
   第12版:瓷画说史
   第14版:钱币
   第15版:大众收藏
   第16版:史话
清雍正炉钧釉双耳炉
中国富豪数量激增能否爆发强大艺术品购买力
季子飤盂吴国重器
民间收藏中藏家群体带来的新转变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