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22日 星期三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宁夏隋唐古墓壁画管窥当年社会风情
图1
图5
图4
图3
图2
  ■宁夏银川 孙琪

  隋唐时代是中国壁画的繁荣期。画家及画工在宫殿、衙署、邸宅、寺观和墓室绘制了大量巨幅壁画,壁画人物众多、内容丰富、色彩艳丽。由于时代变迁,这些壁画或已荡然无存,或已存世稀少。宁夏固原市发现的隋唐时期墓室壁画可以窥见一斑隋唐时期的人物生活场景。

  1985年,在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开城镇发掘的唐朝显庆三年(658)史索岩夫妇墓,墓中过洞上方发现了1幅高约112厘米,宽114厘米的唐代壁画朱雀图(图1)。壁画绘画了一幅挺胸展翅的朱雀,因为年代久远,壁画的墙皮已脱落,画面颜色也有些剥脱退色,但依然能辨出红色的朱雀,背景墙为赭褐色。大朱雀尾羽高翘,张开翅膀呈挺胸欲飞状,下部是一幅蔓枝莲花,中有一花叶组成莲台,朱雀双翼张开对称,正面直立于莲台之上,作展翅腾飞状态。朱雀是中国传统指示方位的瑞鸟,多出现在石刻或金银器上。北朝时朱雀图曾被放在墓门顶之上,而出现在墓葬壁画中的朱雀则多在盛唐之后。在史索岩墓过洞上方出现的朱雀图,应该被看作是北朝时期传统壁画的延续,与陕西长乐公主墓中的朱雀图具有相同的意义,其主要目的是引导墓主人的灵魂。

  1986年,在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开城镇羊坊店村,发掘的唐朝圣厉二年(699)梁元珍墓中出土壁画20余幅,且保存完好,开井、甬道都绘有壁画。其中有幅仆人牵马图(图2),人物为一个手持短鞭的仆从,身穿红色长袍,足蹬黑色马靴,右手持鞭,左手提缰绳,牵着马似在作行进状态。仆人面部表情生动,马匹体态浑圆,人马和谐相处。在墓室及顶部还有各种壁画,有男女仆人及各种人物屏风画,屏风内均绘有一棵枯树,树下有一老者洒脱飘逸,富有隐者风范,屏风画的内容应该是魏晋名士“竹林七贤”的系列故事。

  1987年,在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开城镇小马庄村发掘的隋大业五年(609)史射勿墓室出土壁画18幅。墓室的隋唐壁画继承了北周壁画的布局特征,在墓道、过洞、天井、甬道及墓室中分别绘有持刀武士图(图3)、持笏板武士图(图4)、仕女图(图5)等。这些壁画色彩鲜艳,画面清楚,保存完好。武士图以侍卫、武士持刀为主,持刀武士头戴高冠,颊部络腮胡须、深目高鼻,鼻下两撇八字胡,身穿红袍,面部威武严肃,双手持一柄戴鞘长刀拄地。持笏板武士也是同样装束,只不过双手持一柄笏板,两个武士均为西域胡人形象。这类执刀武士形象在隋朝和唐朝有着广泛影响,成为一种常见的武士形象。侍女图上的侍女们身材修长,梳着唐代时尚的朝天发髻,鹅蛋形圆脸,弯眉细眼,小嘴鲜红,身材修长,上身穿月白色低胸窄袖衣,下身着红色坠地长裙,足穿云头鞋,鞋头高翘,鞋身隐于裙下,正是王泽“春来新插翠云仅,尚着云头踏殿鞋”诗中所指的这种鞋。侍女手捧瓦盆菜碟,似乎正在听呼为主人上菜端汤。侍女们均用红色晕染耳根,更显得侍女肌肤细腻,骨肉亭匀,婀娜多姿,可以想象出墓主生前门口武士林立、室内侍女相随的奢侈豪华生活。

  宁夏隋唐墓室壁画在绘制时均没有地仗层,仅将原生土墙壁铲平后,涂上一层很薄的白灰浆后就开始绘制,足以说明当时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绘画水平并不逊色于中原汉族地区。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精品赏析
   第02版:广告
   第03版:两岸文博
   第04版:藏博资讯
   第05版:声音
   第06版:特别报道
   第07版:热点聚焦
   第08版:杂项珍玩
   第09版:陶瓷
   第10版:专家讲堂
   第11版:人物春秋
   第12版:大众收藏
   第13版:书画
   第14版:钱币
   第16版:史话
宁夏隋唐古墓壁画管窥当年社会风情
清末民初著名工匠精制刀币形铜镇尺
民国紫砂白釉海洋桶壶